第十二章  雙鞍馬:小磯和米內 

  美軍的攻勢以佔領塞班島達到高峰,結束了滿洲俱樂部對日本政府的控制。東條內閣屢次改組,逐漸沖淡了有滿洲背景的人;新內閣中,除了首相,只有兩個人有滿洲背景,但都不重要。「少壯軍人」不得不老老實實接受回歸到東條組閣前幾十年的多個派系代表的組合。「少壯軍人」一定感覺這個改變和它的意義非常苦澀,只是首相內心並無妥協跡象。

  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小磯國昭接任首相。小磯是日本陸軍中最醜的兩個軍官之一。([1])以日本人的身材而論,他高而胖,嘴唇被暴牙推出,鼻子大而多肉,顴骨即使以東方人的標準來看也特別高。陸軍軍官都知道他是個重行動有勇氣的人,他目前六十五歲,在一九○四年日俄戰爭擔任少尉時,已經展露作戰能力。

  日俄戰爭差不多三十年後,當「少壯軍人」開始攫取滿洲時,小磯在東京擔任頗有影響力的軍務局長。中日戰爭爆發前不久,他召土肥原大佐,他們團夥的首領之一,回國磋商。([2])小磯顯然事先知道且同意這個陰謀,他的立場可由他後來反對外務大臣幣原喜重郎男爵致力於調和「少壯軍人」的行動和他們的斬獲,以及對外國列強和九國公約([3])的態度,得到證明。那時小磯已經表現他的外交能力,他安排陸軍省與外務省的代表們每星期舉行聯合會議以協調這兩個單位的政策,以及向世界介紹團結陣線。([4])小磯經常宣揚強硬外交政策,於一九三二年擔任陸軍大臣、軍國主義大師荒木貞夫的次官,和另一個最暴烈的軍官真崎甚三郎是親密朋友。小磯從陸軍省到滿洲擔任關東軍參謀長,他在這個職位上努力使滿洲不被日本大企業「搞爛」,那些大企業想要從「少壯軍人王朝」中獲取利益及加強控制。小磯把自己人安置在重要的經濟職位上以阻擋日本資本家。一九三五年,小磯晉升大將,出任日本駐朝鮮軍總司令,他在任上一直到一九三八年轉服預備役。六個月之後,又重被起用,在平沼內閣擔任拓務大臣。

  小磯的個性和經歷明白顯示他之擔任首相是要盡可能把戰爭推向極端。他一向提倡行動,譬如,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爆發,小磯立即開始鼓吹戰爭不應只局限於華北和華中,而應進攻華南,並佔領廣州以阻絕物資從那個路線輸入中國(廣州於一九三八年十月淪陷)。

  小磯非軍人生活的一面包括對「日本主義」的深刻興趣,愛好清酒,和唱那令人厭煩的、既無節奏又無旋律的悲傷之歌──長唄。([5])([6])

  小磯的目標、政策和觀點與東條大致相同,不同的主要是他比較強硬,比較像個戰士。

  東條的繼任者必須符合三個條件:他必須得到東條和他的親信同僚的支持,以防止軍中出現新的內部裂痕;他必須有足夠的力量毫不鬆懈地繼續作戰;他必須有在日本有一天被聯合國打敗必須妥協時願意下臺的準備。([7])近衛公爵於決定戰爭後辭去首相;東條因日本節節敗退而去職;小磯可能將因日本準備尋求「和平」而下臺。

  除了首相的個性和內閣的集體個性之外,新內閣一個重大的特色是副首相的任命,這是日本憲法歷史上的首次。這個人是仍兼海軍大臣的米內光正海軍大將。

  首相顯然是個卯足全力推進戰爭的人,副首相則顯然有另外兩個任務。這個時候任命一個海軍將領為副相,頗有企圖調和陸軍和海軍之間日漸尖銳的矛盾的意味;這個矛盾久已存在,而因不斷的戰敗而益形嚴重,他們似乎彼此責怪對方的敗退。把一個陸軍大將當首相和一個海軍大將當副相,日本希望能夠阻止軍中關係的繼續惡化,新任陸軍大臣和海軍大臣發表的一個宣佈新內閣將強調各軍種之間合作的聯合聲明,支持這個看法。

  從海軍將領之中選出米內任副相還有一個目的。米內英俊、「文明」、老於世故。他在國外名聲良好──或者曾經很好,西方人認為他贊成一九三○年的倫敦海軍軍備限制,雖然他實際是反對的。西方人知道米內於一九四○年任首相時為陸軍干擾而被逼辭職,當時米內憤而發表聲明公開宣稱,他的內閣被逼總辭是因為陸軍拒絕提供陸軍大臣的人選。米內的勇敢立場為他提高了在海外本已極好的聲譽。

  於是看起來好像有個雅努斯(Janus, 古羅馬的兩面神──譯者)在領導日本:一個醜陋的臉想嚇唬我們;一個英俊的臉想在適當時候誘惑我們。如果醜臉無法阻擋日本正在遭受的攻擊,那麼俊臉將出面為日本人乞求「和平」,如果和平被接受,那將是一個更加血腥的戰爭的開始。

  其他閣員的性格顯示這是一個過渡內閣,一個預備推行某種新政策的內閣。它暗示日本正在為反敗為勝的「和平」鋪路,那就是:聯合國視戰爭結束為「和平」,日本則視之為「休戰」,即一些日本人耳熟能詳的新階段,「百年戰爭」的開始。

  小磯內閣中軍方的聲調較為減弱。不像東條,小磯不兼任何職務;十一名有職大臣中只有三名來自軍方;三名國務大臣中沒有軍人。除了首相小磯、副相和海軍大臣之外,軍事將領包括陸軍大臣杉山元元帥和文部大臣二宮重治中將。

  杉山元之任命為陸軍大臣並不令人意外,他是日本三名元帥之一([8]),以及小磯軍校同班同學。他曾兩次出任陸軍大臣:第一次於一九三七年在林銑十郎內閣,第二次於一九三八年在近衛第一屆內閣,後來被板垣大將取代。杉山像許多能幹、好攻擊、有雄心的日本將領一樣,「少壯軍人」攫取滿洲時,他任陸軍省次官。他曾經是兩名於一九三六年「忠告」宇垣一成不要接受首相任命的軍官之一。

  另一方面,二宮大將的入閣,即使是個比較不重要的文部大臣,則有些驚人。二宮是「宇垣的人」之一,而宇垣在東條組閣以前的十年內,曾經兩度因為與資本家和政客太接近而被陸軍阻擋出任首相的任命,而且在一九二○年代裁撤四個師。二宮因為宇垣的關係而於一九三四年被命令退居預備役。二宮十年後的復出,顯示在小磯內閣中,「少壯軍人」承認了需要他們過去所蔑視的那些人的協助。二宮為內閣帶來動力,他是軍校名列前茅的學生,和小磯、杉山元是同班同學,在戰爭學院成績優異。有些像米內的被任命為副相,二宮的出現,似乎是準備於時間到來時由政府裡具有「自由派」外表的人出面與聯合國談判,而二宮是有名的英美事務專家。

  在「自由派」假象下的小磯內閣中,被公認為最「中庸」的閣員是傑出的外交官重光葵,他是一九四三年東條內閣第二次改組時的外務大臣。([9])在日本,「中庸」與極端的分別,在於達到同樣目標所採用的手法和輕重。很難相信日本不是在必須承認戰敗時把重光葵放在前臺。

  重光葵的事業多樣而成功:他在英國和美國奧勒岡州波特蘭工作過;他參加過一九一九年的巴黎和會和一九二五年中國的關稅會議;他於一九三三年擔任外務省次官([10]),由於他的尖銳,那時外務省一個由青年官員組成的「重光幫」給他取了個綽號叫「刀片次官」。他後來擔任過駐莫斯科大使和駐倫敦大使,一九四一年從倫敦經美國回日本時,他告訴美國朋友他不同意日本軍方,他要回日本為他的信念而「戰」。

  重光葵是小磯內閣中另一個陸軍此前不喜歡的閣員。一九三六年廣田弘毅首相辭職時曾經有意推薦重光葵為駐中國大使,因陸軍的反對而作罷。重光葵於美軍進攻壓力日漸增強的時候進入東條內閣,當然是為將來的打算埋下一支伏筆。

  一名保守派官僚、一名三井系統的工業家、兩名已解散的立憲政友會代表(為三井集團所控制)及一名已解散的立憲民政黨代表(為三菱集團所控制)的入閣,顯示內閣的綜合性格與珍珠港事變之前的性格大不相同。

  這個疏遠「少壯軍人」走向綜合內閣的趨向,在東條改組時已經很明顯。這個策略在小磯內閣完成,或者接近完成。

  東條曾經兼任過軍需大臣。小磯把這個位子給了藤原銀次郎,一個從一八九一年起的「三井人」。他自慶應大學畢業後就進入三井銀行,他的能力很快得到認可,從一個三井單位轉到另一個三井單位,直到一九一一年調任王子製紙公司,這個三井單位生產日本百分之九十的紙,藤原從一九二一年起擔任總經理,現在他在工業界擁有二十多個職位。幾年前他由於「對國家有功」而被任命為貴族院的一員。([11])藤原七十五歲,是個精力充沛的改革家,曾經不止一次地說軍需是一種投資,因為有充足軍需的國家可以控制世界。我應該說藤原並不反對日本的侵略政策,但他僅僅希望儘量幫助這些政策圓滿達成。

  小磯內閣另外一位文官領袖是大達茂雄,非常能幹的官僚,擔任極有權力的內務大臣。大達很不喜歡政黨以及議會政府的理念,他與「少壯軍人」關係長久,曾經在滿洲擔任過最有影響力的文官職位([12]),後來又擔任華北傀儡政權的「顧問」。他的工作得到狂熱的末次信正的讚賞。

  國務大臣兒玉秀雄伯爵和厚生大臣廣瀨久忠的性格差不多。前者是貴族院一員,是寺內元帥的連襟,曾當過兩任閣員。([13])厚生大臣是一個富有家庭的兒子,在內務省服務多年,於一九二九年因成功解決電車罷工而出名,人們因他堅定倔強的個性而給他一個「野馬」的綽號。他的歷史和興趣(喜歡女人和酒是眾所周知的)並不令普通日本人認為他是一個善於應酬的厚生大臣。

  一九四三年秋天東條第三次改組時,一個立憲政友會的領袖([14])當上農商大臣,一個立憲民政黨的領袖([15])當上國務大臣。小磯內閣則任命政友會領袖島田俊雄為農商大臣,政友會領袖前田米藏為運輸通信大臣,另一民政黨領袖町田忠治為三個國務大臣之一。這些政黨人物都曾經當過閣員;三個人都是他們黨的重要人物,大麻唯男曾於一九三四年擔任民政黨的黨魁直到一九四○年黨解散。在現存的單一政「黨」徹底聲名狼藉後,他們的任命可說是「少壯軍人」的另一個妥協,並可視為政黨最終回歸日本的政治局面。

  小磯留下大藏大臣石渡莊太郎,他曾經於一九四四年二月東條第四次改組時被任命為大藏大臣。就像小磯內閣幾個閣員一樣,石渡是近衛公爵的好友,他過去的雄心是利用中國佔領區的資源來幫助日本侵佔其他地區。在日本資本家中,他在統制政策上十分賣力。

  剩下來的大臣,緒方竹虎為國務大臣,同時被任命為內閣情報部的首長。由於緒方是東京朝日新聞的副社長,而情報部是內閣的宣傳機構,這個任命明顯代表內閣急需改進宣傳。

  小磯內閣大部分的閣員能力卓著。十五個閣員之中,九個曾經在以前的內閣中服務過,大多數都學有專精。另外幾個對其職務較不專精的,也都在其他領域具有良好的表現。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他們的平均年齡是六十三歲,年紀最大的兩位是八十歲的町田和七十五歲的藤原,兩名最年輕的是五十二歲的大達和五十三歲的石渡。日本常常利用老人,但過去十年裡,內閣的組成卻背離了尊老的傳統,內閣裡不再充斥「患痛風的大財主們」。

  內閣的組成,能力和對聯合國進行誤導的準備並重,同樣重要的是不為東條內閣重視的各個派系的代表。如果日本的處境不是那麼無望,小磯內閣或者可能為日本作出貢獻。到底小磯內閣最後是不是要跟聯合國交涉「和平」,或者它僅是個隨時可以下臺讓位給「中庸」或「自由主義」派系的臨時內閣,很難說。在完全戰敗以前謀求拯救帝國的趨向是不會錯的,如果不是這樣,那後果將會很驚人。日本人知道不久的將來將會遭到毀滅性的轟炸,日本與遙遠的佔領區之間的交通將遭受極大的干擾,最後將被切斷。德國的慘敗將帶給日本來自北方的新的、危險的敵人。

註釋:


[1] 另外一名是渡久雄中將。第十一師團長,一九三九年一月二日戰死於黑龍江密山。──譯者加註。

[2] 現在是土肥原大將,見第六章。

[3] 一九二二年二月六日簽訂於華盛頓。英國、日本、法國、義大利、荷蘭、比利時、葡萄牙和中國九國簽訂的條約,稱九國公約。主要內容為尊重中國的主權與獨立,領土與行政的完整,確立各國在中國實行「門戶開放」和「機會均等」的原則。──譯者加註。

[4] 替小磯安排每周會議的人是谷正之,後來在東條內閣中擔任外務大臣,見第十一章。

[5] 長唄聽起來像是中國祖母在哭她死去的孫子。

[6] 長唄:日本歌舞伎和古典舞(舞踊)的主要伴奏音樂,曲調富有抒情性,十七世紀中葉在歌舞伎中出現。──譯者。

[7] 聯合國(United Nations)正式成立於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四日,當時(一九四四年)似應稱為包括美國、英國、法國、蘇聯、中國、加拿大、朝鮮、澳大利亞等二十六國在內的同盟國(Allied Nations),以下同。──譯者。

[8] 另兩名元帥是寺內壽一和俊六。

[9] 重光葵兼任大東亞大臣。

[10] 前一年重光葵在上海高官聚會(昭和天皇生日慶祝儀式)上被朝鮮愛國分子丟炸彈炸掉一條腿,當時上海派遣軍司令官白川義則陸軍大將也被炸重傷,旋即死亡。──譯者加註。

[11] 藤原被任命為東條內閣最後一年的國務大臣。

[12] 「滿洲國」傀儡政權控制傀儡首相的總務長官。

[13] 兒玉擔任過岡田內閣的拓務大臣(一九三四至三六)和廣田內閣的遞信大臣(一九三六)。

[14] 山崎達之輔,一九四三年十月東條內閣的農商大臣,見第十一章。

[15] 大麻唯男。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