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東條在鞍上 

  一九三○年代末期,一位日本人告訴我,「現在是日本的非常時期,一個屬於不上名人錄的人的時代。名人好像政黨,過時了;他們的名譽是空的,他們沒有真正能力;除非這些人被剔除,日本不會有進步。」

  日本的「皇道派」有兩個目標:摧毀「帝國的現狀」;以及摧毀上流人士或管事的「名人」。上流人屬於政客、資本家和工業家,以及環繞著天皇的文官、貴族。簡單地說,就是那些有名、有家世、有頭銜、有官職、有威望、有財富的人。這些人在沙文主義者的眼中,是妨礙日本發展的人。他們不會主動退出場面,他們儘量設法維持權威的獨佔。「少壯軍人」非把他們轟下臺不可。這就是日本政治暗殺的基礎。

  東條英機大將是「少壯軍人」之一,名人錄榜上無名。他的晉升首相,代表「統制」和「皇道」兩派鬥爭的頂點,代表美國海軍在日本節節勝利之後開始反攻之時,「皇道派」處於全面優勢。

  從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到一九四一年十月東條出任首相,內閣更換了十二次。其中六次直接因為陸軍的不滿而垮臺,其他五次垮臺的間接原因為陸軍撤銷支持。唯一的例外是近衛的第三屆內閣,他是因為日本決定進攻美國和英國,而依照傳統必須更換內閣而辭職的。

  在這期間,挑選首相更須得到「皇道派」的滿意。「皇道派」對任命東條為首相是完全滿意的,他的任命表示「少壯軍人」實力的巔峰。在他擔任首相的頭一年,似乎對於許多日本人,事實上對大多數日本人來說,東條和「少壯軍人」是對的。美國海軍在珍珠港遭受幾乎致命的打擊;香港淪陷;菲律賓淪陷;荷屬東印度、泰國、緬甸和許多較小地區都被佔領。

  東條內閣成員的挑選,除陸軍外不必顧及他人,不像過去的任命須安撫或滿足若干派系,如工業家和資本家、政黨、宮廷派等,東條內閣的人選由「少壯軍人」決定。

  大多數大臣們曾經與東條和板垣在滿洲擴展日本控制中國東北各省時共過事,其他幾名是統制經濟專家;這些專家的入閣,是因為日本軍方深知經濟的重要性。日本軍方認為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被打敗,與其是軍事行動,不如是經濟問題。

  東條在「少壯軍人」中並不是最有影響力的人,板垣更具實力。事實上,東條被認為是板垣的部下,他早就有個板垣的「客房女郎」的綽號,那就是,照顧房間的女僕。說白了,「客房女郎」就是「得力助手」。板垣很顯然是東條內閣的後座駕駛,因此東條內閣可以稱作「板垣內閣」,有一點像廣田內閣被稱作寺內內閣一樣。近衛公爵的紀錄則讓人想起他與板垣同坐後座。

  東條英機是著名戰略家東條英教中將的兒子。他從士官學校第十七期(一九○五)以第一名畢業;板垣比他早一年,名列全班第二十五。在班上的名次通常會影響一名軍人的一生事業。東條和板垣的關係是互補的:東條對日常工作很有效率;板垣是個天生的領袖。東條靠學問,板垣靠天賦。東條好像一直追隨板垣從一個職位到另一個職位。陸軍軍官尊敬東條的學術成就,認為他僅次於板垣。他們密切的關係表現在一九三五年東條拒絕接受最有影響力的職位之一的軍務局長上面。那個任命發表於暗殺事件之後。東條拒絕的理由有二:東條和他的同僚不完全同意清除鼓動暗殺事件的軍官,以及東條因為板垣在那裡當關東軍參謀長而要求去滿洲,他後來當上關東軍憲兵司令。

  東條貌不驚人。日本標準的中等身材,臉相平凡面無笑容,眼鏡和小鬍子難以改進他的外表。

  東條的傑出成就可能是發展陸軍航空。一九三八年板垣和其他陸軍將領對於空軍的表現越來越不滿意。事實上,大部分對中國的轟炸都是由優越的海軍飛機在做。東條於一九三九年出任航空總監兼航空本部長,撥款二十億日圓,發展空軍不遺餘力。

  東條的閣員們渡過愉快的頭一年。陸軍和海軍無往不利,即使最謹慎的日本人,都認為日本即將擊敗敵人。那一年是日本歷史的巔峰,是自從裴里海軍上將把日本從兩世紀的睡眠中喚醒而開始「維新」以來的最佳時期。然而這個巔峰好像是紙牌屋頂上的一張牌,當這張紙牌被放上去的時候,由於下面的牌沒擺好,一下子全部垮掉。

  我說過,頭一年的內閣,可以叫它做「滿洲俱樂部」。

  除了首相之外,東條還兼任陸軍和內務大臣。在所有內閣職位當中,內務大臣是首相以下最具影響力的職位,通常由副首相兼任(1),由他通過控制地方政府和警察以管理內政。無處不在的警察用不人道的方式指導和鉗制人民的思想和行動。

  在繼續敘述滿洲背景的大臣之前,我要說一個唯一的例外,那就是外務大臣東鄉茂德。他之被邀入閣出任這個重要職位不需要滿洲背景。讀者當記得一九三六年二月青年軍官和士兵在東京的四日暴動,叛軍曾經擬就一個名單,準備推翻政府後讓他們上任,東鄉就是名單上的外務大臣。這證明他是受「皇道派」歡迎的,這種聲望來自東鄉的成就和他的性格。

  在東鄉的整個外交生涯中,他鄙視西方化的日本人。他跟外務省許多同事不一樣,即使曾經駐在過華盛頓、中國、瑞典和德國,他還沒有因此變得老於世故和「外交化」(他不會跳舞)。軍方視他為不受各種引誘而能保持為日本人的人。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東鄉寫了一份詳盡的關於德國的報告,令層峰印象深刻(他的敵人說大部分報告是他的妻子所寫,他的妻子是橫濱一個德國小店主的女兒)。東鄉對於一九二五年日本和蘇聯建立外交關係幫助很大,為一九三四年日本向蘇聯購買中東鐵路也出力甚多。(2)東京叛亂失敗後,東鄉自然沒有當上外務大臣,他那時只是外務省歐美局的局長。不過,一年之後,他被任命為駐德國大使,對於一個局長來說,這是個很難得和令人艷羨的職位。他於次年被派往莫斯科任大使。當德國於一九四一年不告而攻擊蘇聯時,東鄉正在東京,天皇召見他,要他說明俄國的情況。東鄉對於蘇聯的實力給予較當時一些非俄國觀察家為高的評價。時間證明東鄉的評價是正確的,他被視為與德國事務同等的專家。從以上所見,東條需要東鄉當他的外務大臣是不令人意外的。

  在具有滿洲背景的大臣中間,國務大臣兼計畫委員會首長鈴木貞一中將最有影響力。(3)他的影響力不但來自他在滿洲時與板垣一派的關係,而且來自他的對政治和經濟事務的敏銳,這是日本陸軍將領一般所不足的。在他擔任過的許多職位當中,陸軍省情報課長最能彰顯他作為一個領袖的心態。「九一八事變」一年後的一九三二年,鈴木被任命這個職位,這個位子自從「九一八」以來一直由「皇道派」軍官獨佔,這個課於一九一八年由狂熱份子荒木貞夫將軍建立,它可以叫做心理戰辦公室。在鈴木的掌管之下,這個部門成為陸軍的主要喉舌和情報中心,是號召「日本主義」的重要機構。一名在職的鈴木接班人在眾議院站起來大聲吼叫:「你不准說話。」──這樣對待一個根據憲法成立的立法機構。說這話的人是佐藤賢了中將,鈴木的親密朋友之一。

  其他具有滿洲背景的大臣們包括:商工大臣岸信介,統制經濟專家,曾在傀儡「滿洲國」當過南滿鐵路副總裁和鐵道大臣(應為實業部次長──譯者),在任上與「少壯軍人」配合良好;厚生大臣小泉親彥中將,他是板垣的人,在滿洲服務過。屬於這個派系的還有海軍大臣鳩田繁太郎海軍大將,雖然沒有在滿洲工作過,鳩田是前任滿洲國政務委員築紫熊七的女婿,和前任總司令部在上海的第三艦隊參謀長(應為軍令部次長──譯者),他精通軍事科學。

  另外四位大臣沒有滿洲背景,也與那個地區沒有什麼特別關係。大藏大臣賀屋興,中日戰爭爆發後,他在近衛第一屆內閣裡擔任大藏大臣時,提倡「人民緊縮運動」為政府節省了八十億日圓,並參與起草兩個天文數字的特別預算,很為軍方喜歡;司法大臣村通世,因工作勤奮而得到任命;文部大臣橋田邦彥,曾經有正規教育背景;拓務大臣井野碩哉,他之被任命不僅因他曾經留學德國滿腦子法西斯思想,而且是統制管理專家,他於一九三三年絲價跌至谷底影響日本士兵家庭生計時,成功地穩定了局面,軍方對他印象深刻;拓務省後來被一個新機構(4)吸收,是日本控制和開發佔領區的重要機構。

  這些人於一九四一年十月十七日接管了日本命運的指導權,一個侵略大陸和控制經濟的緊密團隊。從那年冬天到次年春天,一切都很順利。到了一九四二年夏天,美國開始證明,她絕非日本人被灌輸而相信的,那個好逸惡勞無心打仗的國家。美國部隊登陸了瓜達康納爾島,內閣發生四次改組的第一次,每次改組都證明戰爭進行不順利。第一和第二次改組的幅度不大,還不太重要,只是為即將發生的事情作試探。

  第一次改組發生於一九四二年九月。撤換了外務大臣;成立了大東亞省,撤銷了其前身拓務省;東條辭去內務省的兼職。

  新的外務大臣是谷正之。谷是職業外交家,「九一八事變」以後比他的同事更自然和更快地向「少壯軍人」靠攏。一九三二至三三年冬天,他極力勸說政府退出國聯。後來他擔任日本駐「滿洲國」大使館顧問。一九三九年被提名為日本外務省次官,但被五十幾名外務省年輕官員聯名抗議,而任命被打消。這顯示一些日本外交官,像谷那樣,與軍方合作還不夠快。谷升官至東條內閣可能是由於他和鈴木的密切友誼,鈴木是個有權力的國務大臣,他曾經和谷聯手促成日本退出國聯。

  新的內務大臣是安藤紀三郎中將。在日本以外的人能夠得到比日本廣播更可靠的情報之前,我們無法斷定東條之放棄內務大臣,是由於某種與戰爭有關的原因,還是他已經把日本內政處理得很好,而可以把這個重要的職位讓給他好戰的好友安藤。

  大東亞省成立的目的是要把分散的佔領區納入集中控制和開發。青木一男被任命為大臣。青木是大藏省的外匯和通貨膨脹專家,一九三四年因草擬一份模仿德國的日本第二次外匯管制計畫,而得到軍方高度重視。一九三六年三月,他擔任日本內閣滿洲事務局的副局長。

  第二次內閣改組的幅度比上次還小,可能與美國在南太平洋的進展稍緩有關。外務大臣谷正之為重光葵取代,後者是日本最幹練的外交能手之一;文部大臣給了岡田長景,岡田曾經去過滿洲多次,是近衛公爵的好友,曾經擔任過一個滲透中國大陸的工具──東亞同文會副主席。

  美軍在太平洋的進攻越來越快。一九四三年十月,東條顯得更加神經緊張。他上任時曾經認為日本有六至七成贏得戰爭的機會,現在他的自信顯得不那麼堅定了。他把商工省和農林省合併,成立一個農商省,由山崎達之輔任大臣,山崎以前是現已解散的立憲政友會的一名領袖。這是東條除了軍事以外,第一次覺得有必要考慮其他的部門。這是把內閣沒有單一代表一個部門的舊制度改為綜合代表不同部門的第一步。同時,遞信省和鐵道省合併為運輸通信省,由八田嘉明任大臣,八田曾經當過目前已經撤銷的通信和鐵道大臣。從四個省中產生兩個省的用意,很顯然是要改進通信,這在日本戰時非常需要,這個看法部分為電信專家後宮淳之大將出任陸軍參謀次長得到證實。

  變動還不止這些。東條成立了軍需省,以增加軍需品的生產,特別是飛機,他自兼軍需大臣。為了避免人們對他指揮作戰無方的批評,他撤銷計畫委員會,建立了內閣諮詢制度,任命八名重要人物為顧問,包括工業家和金融家。(5)就像他曾經讓政黨人物回到內閣一樣,他容許他所鄙視的工業家和財閥的代表,為內閣提供建議。

  這時,雖然正確日期還不清楚,他任命了四名國務大臣(6),包括已解散的立憲民政黨的領袖和一名工業家。

  美軍的迅速推進使東條面臨更多困難。為了更進一步集體負責,他又成立了一個內閣參事制度,從各個省的局長中選出四名參事來協助他。

  日本在吉爾貝特群島戰敗後,東條於一九四四年二月進行第四次內閣改組。東條自兼另一個重要職位,陸軍參謀總長。(7)海軍軍令部長(8)則被免職,其職位由海軍大臣,鳩田繁太郎兼任;石渡莊太郎被任命為新的大藏大臣,他是日本最重要的稅務專家,南京傀儡政府的前任顧問;內田信也被任命為新的農商大臣,他曾經在許多內閣中擔任過不同職位。還有五島慶太,新任內閣顧問,以及一名幾個電氣鐵道的董事或總裁的工業家,擔任運輸通信大臣。

  到這個時候,東條內閣的改變呈現了特徵。東條集中在手上的職位之多超過日本自幕府將軍以來的任何日本人:首相、陸軍大臣、陸軍參謀總長,和軍需大臣。

  從上屆內閣留任的大臣有海軍大臣、運輸通信大臣、司法大臣和厚生大臣;五個省被撤銷,四個省新成立;一個顧問制度與一個參事制度建立,四名國務大臣被任命。從滿洲俱樂部的「少壯軍人」開始的內閣,如今充斥著以前不受歡迎的工業家和財閥的代表們。

  一九四四年七月,日本在馬利安納群島戰敗,失去塞班。東條企圖避免被撤職,解除了鳩田海軍大將的海軍大臣職務,僅留任海軍軍令部長(9);東條放棄陸軍參謀總長的兼職。(10)但是這些步驟無效,東條內閣於七月十八日總辭。

  日本「少壯軍人」的光輝終歸黯淡。東條和他的同僚自作自受,他們曾經要戰爭,把日本推進戰爭深淵;他們相信只有他們是對的,只有他們正確理解日本的「精神」和日本的「命運」,只有他們認識英國和美國如何沒準備好戰爭、如何軟弱;他們也正是一九三七年夏天認為中國將於幾個星期內投降的同一批人。這些人把日本的前途拿來豪賭,他們顯然賭輸了,只得下臺,好讓另一批人來拯救一步步走進災難的日本。

註釋:

(1)  一九四四年以前沒有副首相這個職位,那時,米內光正在小磯國昭內閣中擔任副首相;見第十二章。

(2)  中東鐵路橫貫滿洲北部,為俄國所建及擁有。由沙俄修築的從俄國赤塔經中國滿洲里、哈爾濱、綏芬河到達海參威的鐵路中在中國境內的一段鐵路,簡稱「東清路」,民國以後改稱「中國東北鐵路」(簡稱中東鐵路或中東路)。||譯者加註。

(3)  計劃委員會是內閣機構,成立於一九三七年七月,規劃「適時擴張及使用國力致力於和平與戰爭」,換句話說,總動員。一九四三年成立軍需省後,這個委員會被撤銷;見第十一章。

(4) 這個機構叫大東亞省。

(5)內閣顧問為:豐田貞次郎海軍大將,近衛第三屆內閣(一九四一)的外務大臣;大河內正敏子爵,卓越工業家;結城豐太郎,資本家與林內閣(一九三七)的大藏大臣;山下釜三郎,以他為名的輪船公司總裁;鄉古潔,三菱重工業公司總裁;川義介,日本在滿洲的主要資本家;五島慶太,東京急行電氣鐵道總裁;和鈴木貞一中將,他辭去內閣國務大臣而就內閣顧問。

(6) 四名內閣國務大臣為:大麻唯男,已解散的立憲民政黨的重要成員;岸信介,東條內閣此前的商工大臣,松岡洋右的表弟;後藤文夫,齋藤內閣(一九三二至三四)的農林大臣,近衛的好朋友;和藤原銀次郎,三井系統的工業家,見第十二章。

(7) 這個職位那時由杉山元將軍擔任。

(8) 這個職位那時由永野修身海軍大將擔任。

(9) 新任海軍大臣野村直邦只當了一天。  

(10)由梅津美治郎將軍接任。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