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東條的崛起:第一階段

  

    一九四一年十月十七日,珍珠港事變之前不到兩個月,曾經是「少壯軍人」的東條英機出任首相。

  他的任命,代表政府已完全被極端沙文主義的陸軍所控制,這是自從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瀋陽事變」以來,另一個錯誤行動的轉捩點。他的任命也代表日本最高權力機構作出攻擊美國和英國的最後決定。

  成功發動「九一八事變」之後,「皇道派」的「少壯軍人」企圖實行更為激烈的政策。其結果是「統制派」的浮現。真崎甚三郎大將領導前者;林銑十郎大將領導後者。「統制」或「現狀」派的陸軍與官僚和資本家合作以抑制「皇道派」。其結果相似,而手段不同。鬥爭的頂點是東條的組閣,閣員大都是前後參與過滿洲行動的人。這個內閣可以稱之為「滿洲俱樂部」。不過,從「九一八事變」到東條組閣的這段黑暗時期,發生了太多的事。([1])

  當「少壯軍人」在滿洲脫韁之時,內閣是適度和「正常」的。從那個內閣到東條內閣,十一個內閣上臺又下臺。它們的平均壽命不到一年,它們的歷史是一段十年的錯誤泡沫。

  當理性政治家若槻禮次郎於「九一八事變」發生前四個月(一九三一年四月十四日)組閣時,一位著名的日本政治評論家問:「這個內閣會持續一萬年嗎?」然後回答說:「最少三年。」他的意思是日本內閣的壽命頂多只有這麼長。若槻於他的前任濱口雄幸(一九二九年七月〜一九三一年四月首相──譯者)被暗殺後接任,那一槍是因為不滿日本一九三○年在倫敦簽下武備限制條約。若槻曾經是出席倫敦會議的首席代表,但他是個有經驗的政黨人物,善於控制難以駕馭的國會議員。那時不滿情緒的程度還沒有增加,表面上局勢平靜。

  資本家和工業家們似乎緊綁在一起。他們有人說:「我們的意見百分之九十會被政客們接受。」另外,一位曾經於一九二○年代後期當過首相的軍事將領田中義一男爵(一九二七年四月〜一九二九年七月月首相──譯者),應對襲擊山東以阻止蔣委員長北伐負責。這次攻擊造成日本在中國市場的瓦解,對日本有實力的資本家是個重大打擊。很顯然,與中國和解及改進日本國內局勢應該是日本最好的政策。

  很不幸,得到資本家和工業家首肯而形成的若槻政策,引起失業率的增加,從而造成新一波的工資與薪資銳減,民眾的生活水準更加倒退,其中包括六成農民。只有幾個富人生意興隆。若槻也因在倫敦簽約而不被軍方支持。「少壯軍人」開始奪取滿洲,若槻內閣忙於向外國解釋當前局勢。這是日本政府向外國說一句話而「少壯軍人」立即以新的侵略來拒絕的開始。十月,「九一八事變」後一個月,「少壯軍人」計畫大規模暗殺政府官員的密謀在東京被破獲。十二月,當解除黃金禁運以改進日本經濟狀況的政策失敗後,若槻辭職了。

  下一屆內閣由犬養毅任首相([2])。他跟三井集團關係密切,被視為「自由派」。幾個星期之內,他的大藏大臣和三井老闆被刺身亡。([3])

     三井和三菱是日本實力最雄厚的兩個商社。它們控制著兩個主要政黨,也多年來控制著內閣。若槻內閣曾經是三菱內閣;犬養內閣則是三井內閣。可以說這兩個商社加上幾個較小的商社,這個時候指揮著日本政府。政府是一個布爾喬亞(意指馬克思定義的資產階級──譯者)政府,意圖降低軍方的權威和壓制所有可能威脅到他們的地位的社會和無產階級運動。刺殺三井老闆的兇手([4])對逮捕者說:「我的目的是消滅貪汙政黨。政黨背後是大財閥,所以我開始刺殺財閥首腦。頭一個就是三井的老闆。」這些話得到許多日本軍人和百姓的同情。從此以後,日本主要資本家們僱用便衣保鑣保護他們的安全。

  當日本軍方在滿洲的成功逐漸明朗之際,法西斯主義在日本有了新的追隨者。這個由「少壯軍人」領導,沙文主義分子用神秘名詞詮釋的運動,加入了政治騙徒和許多各階層不懂政治的人。旗幟插在新的土地上,沒有人不會感到亢奮。

  人們轉向沙文主義的部份原因是由於統治階層不知自我反省,一個任何統治者面臨動亂時的通病。犬養毅任首相時,三菱在第二次實行黃金禁運前夕買進大量美國黃金賺了大錢。至少,關於這事的報導激起大眾的憤怒。日本的選舉制度繼續腐敗。一名國會議員的薪金是三千日圓,任期四年,但任期常被政治操作打斷。然而一個眾議院議員候選人要花一、兩萬日圓的競選費用。他自然得接受支持者||資本家的金錢,資本家當然要得到回報,於是國會名聲迅速掃地。常常看到一名議員發言時被憤怒的陸軍省官員打斷,或在會場外被威脅,事情往往很難說得清楚。於是一些軍事官員開始與資本家建立密切的利益關係。

  這時,無產階級者開始投向法西斯,部份由於「少壯軍人」的成功,部份由於眼見青年無產階級政黨毀於冷血政治而覺醒。無產階級議員候選人的選票從一九三○年的五百多萬票跌至一九三二年的不足三百萬票。

  一九三二年五月十五日,犬養毅被刺身亡,他只當了五個月的首相。兇手槍殺他後,對著遺體演說:「我很抱歉殺你,但是我恨你的政策。」

  依照慣例,天皇命令元老政治家西園寺公望公爵推薦接任者。([5])西園寺在從鄉間到東京的火車上,決定推薦一位三井支持的多數黨黨員。在他抵達皇宮之前,日本憲兵司令([6])走近他,告訴他陸軍堅決反對政黨內閣。西園寺與所有日本人一樣,一向對自由主義者很接近,他完全不同意軍方干涉政府。然而他深知「少壯軍人」的實力和脾氣。結果西園寺推薦了一位海軍將領,一名非政治人物,齋藤實海軍大將,心想一位海軍首相,後面有海軍的支持,會對抑制陸軍有所幫助。

  於是軍事將領就這樣迅速滲透進了政府,導致政府對軍方一系列的妥協,從原敬內閣一九一八年開始實行的政黨政府到此劃下了句點。從一八八五年到一九四四年,文官內閣總共只有十八年,剩下來的時間都是陸軍或海軍將領擔任首相。

  齋藤的內閣的壽命比較長一點,可是日子一點也不好過。內閣持續到一九三四年七月,兩年多。在這段期間,政府批准了陸軍規劃的侵略路線。政府於一九三二年九月承認傀儡「滿洲國」,一九三三年二月退出國聯。([7]認可陸軍成就的同時,政府試圖控制「少壯軍人」,採取比那些為所欲為的狂熱份子較為慎重的態度去主導侵略行為。

  法西斯迅速壯大。日本民眾看出英國、美國、其他列強,和國聯不會採取實質步驟阻止日本的征服路線。各方原以為他們可能有所行動而形成一種強烈的遏制力量。外務省分成兩派:一派說英國和美國可能會介入;另一派說他們不會。結果後者是對的。陸軍曾經說過外國不會介入;陸軍是對的。列強甚至要「安撫」日本。

  這時,陸軍供應宣傳資料給日本報紙和雜誌刊登,全文刊載那些唯利是圖的政客們的國家主義演說。而日本百姓,仍舊天真不懂政治,仍舊像七十年前封建時代的草民一樣,開始被煽動了。陸軍只要眨眨眼就可以解決日本所有的問題,而政府只有把事情越搞越糟。義大利和德國的法西斯不是在拯救她們國家的人民嗎?這時狂熱的陸軍大臣荒木大將坐在齋藤內閣裡大聲疾呼支持侵略。

  一向比陸軍保守,較為「文明」的日本海軍,對於一九三○年倫敦海軍軍備限制的觀點有分歧。倫敦條約增加了海軍人員的失業率,而陸軍證明了侵略的成功──雖然現在看來那是註定失敗的──於是海軍中反對軍備限制的人凝聚了相當力量。由於清楚列強的實力,反對陸軍侵略行為的人越來越少,而對陸軍的普遍得人心的嫉妒日漸增加。一九三七年在中國發動上海之戰的,正是一位海軍大將。

  一九三四年七月,由於文部省和大藏省的財務過失,齋藤內閣垮臺。陸軍、海軍,以及日本各行各業對政府更加不滿。這證實了許多日本人都認為所有議會政府的官員都是貪官。

  挑選下一屆首相的各種動作,使陸軍和海軍的競爭越來越明顯。海軍省一位高級官員([8])發表公開聲明,宣稱「依照海軍部不干涉政治的傳統,海軍絕對不反對由宇垣一成組織內閣。」

  宇垣大將是日本最知名的陸軍將領之一,那時是朝鮮總督。他曾經在好幾個內閣中服務過,通常是陸軍省次官或陸軍大臣,他最後在濱口內閣擔任陸軍大臣。他的生涯傑出,擔任過許多重要陸軍職位,在政治上也曾經是個活躍的「自由派」。兩個主要政黨之一曾經勸他出任黨魁,但沒成功。宇垣得到許多日本領袖人物的好感,包括政治家、宮廷派,當然還有海軍。

  不料聲明一出,陸軍立刻表示強烈反對,儘管宇垣是個大將,陸軍粗魯地說那個發佈聲明支持宇垣的海軍軍官是宇垣的同鄉。其實真正反對他的原因是「少壯軍人」認為宇垣與「貪汙」的政客和財團走得太近,同時宇垣於一九二○年早期擔任陸軍大臣時,曾經裁減陸軍四個師,造成人員減少,失業增加。發表聲明的那位不幸的軍官不得不以辭職來挽回陸軍省的面子。

  岡田啟介海軍大將被選為齋藤的繼任者。岡田是個不問政治的海軍將領,曾經兩次擔任海軍大臣。([9])事實上,他在齋藤內閣倒臺時已經是海軍大臣。岡田曾經出席倫敦軍備限制會議,也曾做過海軍反對和贊成限制兩派爭執的調停人。

  新首相繼續前任試圖抑制「少壯軍人」一派人的政策。他的陸軍大臣林銑十郎是「統制派」的領導人。新內閣組成的一個月內,發生一名中佐行刺負責把「皇道派」調職或退役的軍官的事件。([10])

  十九個月後,又發生令岡田內閣倒臺的「二•二六事件」。一九三六年二月二十六日,二十幾名青年軍官(少尉、中尉及上尉),帶領一千四百多名士兵,在東京造反。([11])([12])

  首相沒被叛軍認出而死裡逃生,直到他在首相葬禮上現身時,才知道被殺的是首相的妹夫。([13])

  叛軍守在議會大樓附近的建築物內。第二天,一個由天皇署名的命令發出,要他們回營,叛軍拒絕了,說命令是假的。叛軍計畫東京以外的部隊加入他們,以造成更大的暴動。不過政府行動迅速,切斷了通訊。最後,在第四天,叛軍沒有外援,近衛師已準備好攻擊行動,叛軍終被勸服投降。

  叛變的目的是要推翻特權階級和天皇身邊的人,「改革」政府及國家。他們要求組織軍政府,由狂熱的真崎大將出任首相。

  十五名叛軍軍官被處決,其他人被關進監牢。參與行動的士兵被赦免。

  每一名造反者身上都帶著一本北一輝寫的書:《日本改造法案大綱》。北是反動派領袖頭山滿的密友和門徒。([14])北的政見是:經濟方面,私有財產(土地除外)最高一百萬日圓,私有土地最高十萬日圓,私人企業最高一千萬日圓;政治方面,政府官員全面解職,廢除貴族制度;軍事方面,繼續普遍徵召,軍官和士兵平等待遇,給予軍人家屬「優惠待遇」。亞洲方面,解放所有亞洲國家,建立聯邦,「以中國為抵禦蘇聯的第一線」。在北的計畫中,要打敗英國,取得香港和澳大利亞,幫助印度獨立。日本海軍將要與美國海軍「平起平坐」。

  直到日本偷襲珍珠港,大約北的見解為日本民眾普遍支持。

  一九三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暴動之後,岡田為負責而辭職。暴動終止了「統制派」或「現狀派」的內閣。從此以後,陸軍對政府的干涉日甚一日。

  

註釋:


[1] 「九一八事變」以後,日本政壇有兩個法西斯派別圍繞著統治階層,不斷地爭奪政治領導權。一派醉心於暗殺政敵、消滅財閥,主張通過政變推翻內閣,以建立法西斯獨裁統治;另一派則主張依靠財閥,利用軍部控制內閣,無須通過政變即可實現法西斯獨裁。前者稱為皇道派,代表人物為荒木貞夫、真崎甚三郎、小敏四郎等將領及部份少壯軍人;後者稱為統制派,代表人物為林銑十郎、永田鐵山、東條英機等將領及其他高級軍官。──譯者

[2] 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十三日組成。

[3] 他們是原日本銀行總裁,大藏大臣井上之助(一八六九|一九三二)和三井合名理事長團琢磨男爵(一八五八〜一九三二)。──譯者。

[4] 兇手是「血盟團」分子菱沼五郎。──譯者。

[5] 元老是在幕後對日本政府極具影響力的一批異常能幹的日本人。西園寺公望,逝世於一九四○年,是元老最後一人。

[6] 秦真次中將,荒木和真崎大將的密友。

[7] 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日,國聯以四十二票對(日本)一票,通過了拒絕承認「滿洲國」的報告,日本代表由松岡洋右率領步出國聯。──譯者。

[8] 板野海軍少將,海軍省宣傳局局長。

[9] 岡田曾服務於田中義一內閣(一九二七年四月至一九二九年七月)及齋藤內閣(一九三二年五月至一九三四年七月)。

[10] 見第七章永田鐵山少將被相澤三郎中佐砍死。──譯者。

[11] 叛軍殺死了大藏大臣高橋是清、內大臣齋藤實,和教育總監渡邊錠太郎,重傷天皇侍從長鈴木貫太郎海軍大將。元老政治家西園寺公望和內大臣牧野伸顯倖免於難。

[12] 一九三一年「五•一五事件」犬養毅首相被刺殞命,齋藤實組閣(一九三二年五月二十六日至一九三四年七月八日),其作為即受軍部控制。一九三四年(昭和九年)七月岡田啟介組閣(一九三四年七月八日至一九三六年三月九日),齋藤實改任內大臣,此二人為海軍大將,亦採取溫和政策,欲抑制陸軍,世稱之為「重臣內閣」,陸軍內部之急進分子決定推翻之。一九三六年(昭和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凌晨,陸軍青年官兵一千四百八十三人集體叛變,佔領包括東京警視廳、首相官邸等重要機關建築,殺害齋藤實、藏相高橋是清及教育總監渡邊錠太郎,重傷天皇侍從長鈴木貫太郎,是為「二•二六事件」。──譯者。

[13] 退役陸軍大佐松尾傳藏,正擔任首相貼身侍衛。──譯者加註。

[14] 見第七章玄洋社、黑龍會和頭山滿。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