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的一个老人——沈苏儒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是范泓先生纪念陶琴薰女士的。在看到“19495月,陶希圣随蒋介石乘坐太康舰至上海吴淞口复兴岛一带,仍对女儿陶琴薰及女婿沈苏儒拒绝一同前往台湾感到失望。时,我蓦然回想起去年冬天拜访过的沈苏儒先生。去年,我和师兄师姐在编写《百年中国新闻人》的过程中,需要采访一批解放前的老新闻人,于是,我们在一个大雪过后的下午,拜访了沈老先生。退休前,沈苏儒在国家外文局工作。初见他时,我就惊异于这位老人的气度。虽然年届耄耋,他仍然风度翩翩,英挺儒雅,言谈中语速缓慢,言词谨慎。也许是年纪轻狂,我没有认真聆听他对历史掌故的叙述,却呆呆地凝望着他历尽沧桑的面容,不禁神想,当年他是怎样一位潇洒俊逸的青年,又是怎样一位丽人在繁华盛开的年华走到了他的身边?我没有想到,今天这玄想的答案竟无意中被我找到了。可惜佳人已逝二十余载,这对伉俪的命运也是坎坷二字不足以蔽之的。我依稀记得,现在陪伴在他身边的慈祥老太,也是一位文革右派的遗孀。两位老人就这样互相扶持温暖着,聊渡余生,感叹之余,也为之庆幸,毕竟可以安享晚年了。

 

名门之媛陶琴薰: http://www.zijin.net/blog/more.asp?name=fhong&id=4262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