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公主」東南亞之旅

陶琤

今年3月初,灣區好友劉永寧君在網上發現公主郵輪公司屬下的「鑽石公主」號郵輪有一條從天津到新加坡、全程16天的航線,所到港口甚多,而且票價合理,問我們有沒有興趣。我上網研究後與德順商量,決定參加,並請劉兄聯繫其他有興趣的友人一同出遊。朋友們反應很快,不久便組成一個十人旅遊團,團員除我們二人外,包括香港企業家李龍鑣夫婦、新澤西金融投資專家鄒達博士夫婦、拉斯維加斯核電專家薛攀高博士、台灣退休公務員羅伯堯、台灣中國時報印報專家胡為民、及記者出身的舊金山劉永寧。我們約定各人自行前往中國大陸,41日在天津集合,遊覽數日後於4日登上輪船。

 點擊照片放大

 

鑽石公主號郵輪

大連勝利廣場

韓國釜山龍頭山公園

鑽石公主八樓大廳

新加坡濱海灣金沙城夜景

香港九龍塘小學門前

41下午,我們十人準時在塘沽钜川酒店集合。這家酒店屬於美國Best Western集團的連鎖店,櫃臺上亮著一面30公分大小的金屬牌子,牌上文字大意是“本酒店是市領導指定的差旅酒店”云云,顯得有些官氣。

飯店附近有個「洋貨市場」,各式店舖貨品充足,可就是沒有真正的洋貨,號稱洋貨的其實是製作精美的山寨版,如蘋果手機、電腦配件、義大利皮包手袋等等,應有盡有。愛玩電腦的幾個人買了「超高清電腦棒」,準備帶回家收看中國電影或連續劇。

當晚我們去一家叫做「紅蠟燭海鮮粥城」的餐館吃晚飯。這是家開放點菜的餐廳,客人在展示廳瀏覽點菜,身旁的服務員把你要的菜名輸入掌上無線通訊器,回座後不久,所點的菜餚便一一上桌。這種點菜方式在大陸似乎很普遍,曾在上海、南京嚐試過。

第二天,我們乘搭輕軌進城,參觀了幾處名人故居:

張園──建於1915年,佔地20餘畝,是湖北提督兼駐武昌新軍統制張彪的舊居,也是清朝末代皇帝溥儀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二次護法後北上時期在天津的故居,位於當年日租界的宮島路(今鞍山道59),目前為市府保護的天津歷史風貌建築

靜園--建於1921年,與張園同一條街且斜對面,原名乾園,是民國時期參議院議員、駐日公使陸宗輿的住宅。1925年溥儀被馮玉祥攆出北京後,來到天津居住於此,兩年後偕皇后婉容、淑妃文繡遷出張園在這裡度過了4年「靜觀外變」的生活。這裡也是天津市保護的歷史風貌建築,及國家級旅遊景區。

曹家花園──北洋政府的最後一任大總統(賄選總統)曹錕在天津四處豪華住宅之一,位於河北五馬路,建於1903年,原係商人孫中英的住宅,1922年轉賣給曹錕後增建亭台樓閣,建成一座豪華的園林別墅。佔地面積200餘畝,樓、平房4000多平方米。我們在園內的餐廳吃午餐,菜單介紹的名菜都是些曹錕四姨太愛吃的佳餚,雖為噱頭,卻是美味。

43,再進城參觀袁世凱故居──袁世凱在天津建造了不少豪宅。我們看的是座落於海河東路與民主路交口的德式小洋樓。191512月,袁世凱宣佈稱帝準備登基,開始建造這幢洋樓,可惜袁只當了83皇帝便下臺憂鬱而死, 1918年小洋樓建成後,袁世凱的家人住了進來。因此,對這幢小洋樓的稱呼更準確的應該是「袁氏宅邸」。小洋樓的建築風格在天津獨一無二,被列為市級保護文物。目前裡面開了一家餐廳,我們原想進去吃午餐,但工作人員服務態度不佳,只好敗興離開。

南市美食街門外有家很大的狗不理包子舖,裡面人山人海,服務員帶我們上三樓貴賓廳包房,坐定後點了五、六種包子和幾碟小菜,老實說,這裡的東西是又貴又不好吃,我們懷疑是不是走錯了地方。記得1985年我率領德、法、瑞士10名水泥專家來到天津水泥工程設計院舉行講習會,設計院一位工程師帶我們去一家很小的狗不理店吃天津包子和小米粥,那才一個好吃。第二天我們居住的設計院招待所的廚師也為我們做了一桌包子晚宴,那才真叫地道。

    天津「起士林西餐廳」是天津最早的西餐館,據說1900年八國聯軍侵佔天津以後,一個名叫起士林的隨軍廚師,於德軍退兵後留在天津開了這間西餐館,專賣歐式西餐及麵包蛋糕。聽說上世紀三十年代張學良經常帶著趙四小姐來此就餐談心。我們久慕其名,自然想去開開眼界。我們下午4四點多去喝下午茶,餐廳裡空無一人,服務員們顯得意興闌珊,無精打彩。餐館內部古色古香,傢俱、陳設、油畫、倒是頗有可看,只是下午茶的菜單是打字複印的,似乎不夠莊重,價碼則很貴,一杯咖啡加一塊蛋糕要人民幣90元,套餐120元包括一壺茶和一碟小點(幾片cookie和麻花等)。服務則是不叫不來,一派國營作風。後來才知道,解放後這家餐館曾經更名天津餐廳、工農兵餐廳,早就國營了。

44日中午離開酒店,打車直奔塘沽國際郵輪碼頭。退房時發生一個小糾紛,櫃台說同隊劉君的頭油弄髒了枕頭,須付罰款人民幣20元,這條罰則聞所未聞,理論無效,只好留待回美後向Best Western總部投訴。塘沽大規模填海,發展出口貿易新區,車行于寬敞道路之上,一望無際,可謂大手筆的經濟建設。我在車上勾起了回憶。1937年七七事變,我們全家於8月中逃離北平來到天津,搭駁船至塘沽,搶上開往煙臺的難民海船。我們在駁船上遠遠看到那船頭赫然“琤芵飽角T個大字,不禁歡呼,真是絕對無法想像的巧合。

雄偉的郵輪「鑽石公主」號在碼頭迎接旅客。辦好手續後,即登上郵輪第6樓的豪華大廳,由服務人員親切地引導我們上10樓前艙的房間,這是我們今後16天的居住之處,兩張單人床、書桌、浴室、廚櫃、冰箱、陽台及涼椅……,房間雖小,設備一應俱全。

鑽石公主的主要數據如下:

下水年度

2001

噸位,mt

115,875

全長,m

289.86

乘客人數

2,647

船寬,m

37.49

船員人數

1,238

速度,kn

24.6

造船廠

德國Meyer Werft

船上有3間大餐廳,1間自助餐廳及3間特色餐廳(意大利、法國、美國牛排館)。我們分配在Pacific Moon大餐廳,共坐一張10人長餐桌,每晚730分準時同餐,兩名菲藉服務員(女服務員為主,男服務員為助手)為我們服務,英文菜單附有中文繁體字翻譯。我們每晚在此用晚餐,早、午餐多半在頂樓自助餐廳解決,偶爾去大餐廳享受有服務的早餐(時間比較久,約一小時才吃得完)。每天下午330分在Pacific Moon有下午茶,是個談天及認識新朋友的好去處。船頭有個三層樓的大劇院,每晚兩場表演經常客滿。賭場設備齊全,晚飯後李、薛兩兄常去玩兩把,幾乎每晚均有所獲。

45上午9時,船靠大連碼頭,我們下船乘搭免費巴士進城,在勝利廣場停留約兩小時,坐馬車環遊公園、看放風箏、小咖啡店喝咖啡……,然後乘巴士去逛免稅商店,看看貨品價碼,其貴無比。午後回船。大連在近代史上歷經滄桑,曾經是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的主要戰場,遭受過兩次大的戰爭劫,淪為俄、日殖民地近半個世紀,其中日本的殖民統治達40年之久。在現代化的高樓大廈之中,可以看到許多俄式、日式的歷史建築物。

 

 

6日一早到韓國釜山,免費巴士為我們服務,先遊市中心小山丘上的龍頭山公園,此公園為1876年釜山開港後所建,因為外形像龍頭,故有龍頭山公園之名,園內的李舜臣銅像,最為韓人景仰。1592年豐臣秀吉領軍登陸釜山攻打首爾,李舜臣將軍率領海軍奮戰阻敵,使日軍大傷元氣。園內櫻花盛開,我們拍了許多照片。

遊完公園,巴士載我們去免稅商店,我們沒興趣,信步走到附近一個規模頗大的魚市場(事後才知道它是釜山最大的「劄嘎其市場),街上海產店林立,逛來逛去真不知從哪兒開始。好容易看上一家外貌普通比較乾淨的餐館,老闆娘滿臉笑容招呼我們坐下,送上菜單,發現這裡價錢奇貴,每人消費額至少50美元以上。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薛博士一聲「走了罷!」大夥二話不說,起身就走,老闆娘還沒來得及反應,我們已經落荒而逃。最後,我們在購物商場的樓上找到一間相當大的傳統韓國料理,坐在榻榻米上用餐,價廉物美,一份石頭飯加上4碟小菜只賣美金8元。李先生意猶未盡,飯後再叫海鮮火鍋三客,男士們大快朵頤。

7日海上航行,8日上午到達吳淞口,因遇濃霧輪船不能前進。等到中午,船長宣佈,目前已有300多艘輪船在口外,即使霧退了,我們的船已來不及進出,現在決定續航去香港。

 

 

10日中午,船抵香港維多利亞港,由於比預定抵港日早到一天,港方無法騰出碼頭,因此只能停泊海上,由船公司安排渡輪運載旅客至港島中環登岸。家居香港的李龍鑣夫婦約我們當晚7時在軒尼詩道休頓球場對面的生記海鮮酒樓晚餐,我們下午分批上岸,先找好酒樓地點,然後沿著軒尼詩道逛街,在一家典型的廣東茶餐室叫杯檸檬茶,坐下休息約半小時,見伙計面色不佳,乃離店前往生記酒樓。

11日一早,船靠九龍貨櫃碼頭,幾十輛免費冷氣巴士已在碼頭等候。我們分批登岸,坐巴士到廣東道港威酒店下車,然後步行到尖沙嘴鬧區逛街。我兩人在樂道(Lock Street)找到一家以前去過的「阿四快餐」,裡面嘈雜擁擠,匆匆吃過午飯,再到半島酒店逛逛,便回到港威酒店搭巴士回船了。

12日傍晚輪船離港,13日在海上,14日一早到達越南芽莊。由於碼頭吃水淺,輪船無法停靠,乃吊下幾艘救生艇當渡輪送旅客登岸。救生艇比想像的大得多,可容150人,自己有動力及救生設備。碼頭上的免費巴士(條件較差,空調不足)載我們進城,在一家酒店門口停下。我們10人包了一輛12人座的麵包車,僱一名導遊,帶我們四處遊覽。芽莊是越南中部的一座海濱城市,是越南南方慶和省的省會,城市不大,只有30多萬人,主要以養殖和加工海產品為主,是一個著名的海濱旅遊勝地和港口城市。我們參觀了龍山寺(後山巨大的白色大佛在市區任何地方都可看見)婆那加占婆塔(供奉保護漁民的天依女神,相當於中國漁民心中的媽祖)、在海濱大道一家法式休閒餐廳午餐,下午在街上水果店吃榴槤,逛旗袍店,4時許回船。

15日停靠富美(Phu My)碼頭。富美港離胡志明市約75公里,路況不佳,旅遊巴士行駛需2.5小時以上,路上相當辛苦,儘管如此,參加旅遊的乘客仍達千人以上,同隊李龍鑣夫婦、薛攀高、羅伯堯、劉永寧都去了。我們比較懶的,包括鄒達夫婦及胡為民,搭乘免費巴士到附近一個叫頭頓(Duong Tau)的小村莊(也走了一小時)看看,此地有個小小的購物中心,裡面有超級市場和幾個快餐店。我們在超市閒逛,比較價錢,中午在快餐店吃牛肉粉(Pho),每碗2美元,味道不錯。出租車兜生意要載我們觀光,為了安全、言語又不通,我們不敢去,決定乘搭免費巴士回船。後來才知道附近有貿易中心、釀酒村,博餅製作村、白營遺跡、勝三神亭等觀光景點。下午5時許,旅遊巴士陸續從胡志明市回來,遊客們對此行都滿意。

17日,船靠泰國林查班(Laem Chabang)碼頭。林查班港位居暹邏灣東側,在泰國首都曼谷往南 110 公里、帕塔亞 (Pattaya) 海灘度假村往北 15 公里處,是泰國新興發展的現代化國際貨櫃樞紐港。從林查斑到曼谷有一段高速公路,估計旅遊巴士行走110公里約需3小時。我們去年9月剛去過曼谷,不想再去,其他隊友也覺得路途太遠,在巴士上來回折騰6小時太辛苦,好在旅遊勝地岶塔亞近在咫尺,何不乘搭免費旅遊巴士前往一遊?事後證明這一決定是對的。帕塔亞又名芭堤雅是泰國旅遊業最重要的據點之一,這裡的旅遊景點主要以海洋休閒為主線,海濱景色秀麗,氣候宜人。另一特色是當地多彩多姿的夜生活,以及多樣化的本地和國際美食。此地原為漁村,1963年改為鎮,逐漸開發為旅遊區,1978年升為市,是昔日泰王室海上俱樂部的所在地,旅館、酒店和旅遊商品業發達,為國際級的海濱度假勝地,有「東方夏威夷」之稱。我們在此享受了理髮、足浴、泰式美食(甜食芒果糯米的美味堪稱一絕)……。適逢泰國一年一度的潑水節(Songkran),滿街人群遊客見人見車就潑,甚至連消防栓都打開來灌水,我們坐在兩側露空的小巴上,被潑水至全身盡濕,回船時旅客們見狀不禁拍手歡呼,我們也嘻嘻哈哈地回房更衣。

 

 

18日,船抵蘇梅島(Ko Samui)海上。蘇梅島是泰國的第三大島,是繼另一著名旅遊勝地普吉島之後的一個新興島嶼,這裡標榜純樸和自然,最著名的旅遊景點如大金佛,惟妙惟肖的祖父祖母石,森林探險之旅的南門大瀑布,紅樹林泛舟之旅,都極為迷人。我們在島上散步、拍照、享受美食,度過了悠閒的半天。聽說離島活動很精彩,如安通國家公園,月光島上聞名的「滿月派對」,龜島的潛水等,都打造了蘇梅島以原始純樸為主題的旅遊度假形象。我們時間有限,無福享受了。

19日在海上,明天要到新加坡了,今晚最後的晚餐主菜是龍蝦牛排,甜點是火燒冰淇淋,端出甜點時,全場熄燈,服務員手托銀盤,端出插著蠟燭的冰淇淋蛋糕,從廚房魚貫而出,繞場一週,樂隊奏出震耳音樂,客人們手舞足蹈,興奮開懷。餐後,我們把預先準備好、裝在小信封中的額外小費,交到兩位服務員手中,然後一一握手道別。所謂「額外」,是船方已從我們的賬戶中扣除了相當於票價百分之十的金額,按一定的比例分發給全體船員。如果旅客認為某個工作人員的服務特別好(如艙房服務員),可以給予額外小費。

20日一早,船靠新加坡裕廊港(Jurong Port),這是新加坡第二大的進出口門戶,擁有新加坡規模最大、佔地28萬平方米碼頭倉庫,也是新加坡唯一可以裝卸散貨、貨櫃和常規雜貨的多用途港口。裕廊港也是迄今世界上規模最大,年吞吐能力超過400萬噸的水泥裝卸碼頭。19881996年我在台灣主持工程公司時,曾率領人員在此為亞洲水泥、裕廊水泥、印尼水泥建設6(每家公司兩座,每座容量3000公噸)自動化散裝水泥裝卸圓庫。

船上管理部門按照旅客登岸後的後續行程,制定下船的順序,發給旅客不同顏色的行李牌。旅客於頭一晚把行李掛好行李牌置放艙門外,船一靠岸,碼頭工人先把行李搬運下船。旅客們依序下船後,在行李大廳的顏色分區找到自己的行李,裝上手推車推出廳外,搭乘出租車或免費巴士,輕鬆進城,各奔東西。

我們10人分乘出租車逕往早已預定的約克酒店(York Hotel)。我們的兒子德興一家在新加坡工作有年,他和媳婦各駕一輛7人座轎車,在今後幾天中為我們解決交通問題。晚餐由德興夫婦宴請於約克酒店附近的良木酒店(Goodwood Park Hotel)岷江川菜館。

21, 22日兩天,我們10人中的7人去了一趟馬來西亞怡保市。我們全家曾在馬來西亞居住了18年,19591963我在吉隆玻工礦公司水泥廠任廠長,19641976在怡保大石水泥公司任廠長、總經理。這次去怡保主要是看看已離別35年的工廠和老同事。工廠發展極佳,設備定期 汰舊換新,經過不斷的改良及擴建,目前產量已達年產200萬噸(1964年開工時為20萬噸,我離開時為120萬噸)。老同事們則全已退休,現今的管理及技術人員已經是第3代了。21日晚,我在海天酒樓宴請居住怡保的老同事,包括我離開後的兩任廠長、主任、工程師共14人。加上我們7人,濟濟兩桌,興奮熱鬧自不在話下。在短短的逗留期間,我們遊覽了著名的佛廟「霹靂洞」(洞內名家壁畫甚多)、太平湖(怡保以北90公里)、怡保丹絨督亞冷(Tanjong Tualang,怡保以南約60公里,以淡水大頭蝦著名)。怡保小吃馳名新馬:雞絲河粉、萬里望餛飩、芽菜雞、魚丸湯、滷雞腳、海南雞飯……不一而足,配一杯清涼薏米水或白咖啡,其味無窮。

 

 

22日傍晚回到新加坡,晚上由德興夫婦帶領去一間著名的大牌檔吃胡椒蟹、辣椒蟹、炒粉炒麵等本地小吃。

23日上午遊金沙娛樂城。新開張的「濱海灣金沙娛樂城」(Marina Bay Sands),是遊客必遊之地。博弈業者「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Las Vegas Sands Corp.)投資55億美元,打造這座集休閒、會議、展覽的多功能並蓄的娛樂城,賭城走美式豪華賭場路線,由355層的高樓組成,包括2600間客房旅館、近百家商店、展覽及會議中心、劇場、博物館等。普通客房每晚約300美元,豪華或套房價格更高。連接3棟主建物頂樓,可俯瞰全城的空中花園是另一特色,可容納900人同時遊玩。

中午應李龍鑣兄的老友、白手成家的企業家潘老先生之邀,宴請於牛車水的潮州酒樓。晚餐則吃台式清粥小菜,從天津開始到如今,大家的腸胃沒停過,今晚總算得到了抒解。

新加坡遊覽景點甚多,一來天氣太熱,二來沒時間,所以都沒去。這些去處包括聖淘沙賭場休閒中心、植物園、夜間野生動物園、裕廊家禽公園、孫中山南洋紀念館……等等值得遊覽的去處。在新加坡能找到各種道地的異國美食,諸如中式(包括各菜系)、日式、歐式菜式等都一應俱全,但最有當地地方特色的,莫過於馬來菜、印度菜、娘惹菜及泰國菜了。

 

24日,從新加坡飛香港,晚8時降落香港機場,到達九龍假日酒店已經11時了。我喜歡香港,來到這裡感覺特別親切,我幼年時代曾經在這裡上學兩年,所以我會說香港人的廣東話,也熟悉這裡的生活習慣和地理環境。

時光倒流至1939年初,我們全家從昆明經滇越鐵路到河內,再由海防搭船到香港,住九龍太子道。那年我8歲,進入九龍塘小學唸二年級。11月,母親帶我們去上海,三個月後又回到香港,繼續在九龍塘小學就讀。1941年暑假過後,我升入三年級,7歲的弟弟晉生進入一年級。12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3天後日軍攻入九龍,第二年2月我們搭日本疏散船「白銀丸」到廣州灣的西營,從哪兒進入華界,輾轉經桂林到達重慶。九龍塘小學創校於1936年,當年是著名的私立小學。我和晉生分別於19391941年入學,算是有70多年校齡的老校友了。

25日晚,龍鑣兄在海港潮州酒樓宴請全體同船友人及他的許多朋友。我們在席間認識了民國早期外交家陳友仁的媳婦陳元珍女士,承陳女士持贈她的力作《民國外交強人陳友仁—一個家族的傳奇》。談話之間,我們偶然提到抗戰時期的重慶,陳女士眼睛一亮,說她曾在重慶唸中學,問我們知不知道沙坪壩有個南開中學。這一問問出了三位南開校友,驚喜之餘,不禁大嘆人生機緣由天定,三個同齡的南開人竟於不經意間在海外相逢。元珍興奮地提議我們同唱南開校歌,她歌詞記得一清二楚,真不愧是南開的好兒女。陳元珍記得她於1942年進入南開初中,掐指一算,她是如假包換的1948級南開級友。

26日,龍鑣兄於百忙之中親自陪我去尋覓當年居住和求學的地方。前年我去香港,他曾陪我去九龍柯士甸道尋找我們19401941年的舊居,那是幢4層樓的公寓樓,父親租下2樓兩個單位,一邊住家,一邊為《國際通訊》的寫字間,這幢樓至今仍然完好,在今日寸土寸金的港九,這塊黃金地帶上的舊樓竟至今未被拆建,允稱異數。1941年初,我們遷居亞皆老街中華電力公司興建的現代化公寓,我們在二樓一直住到19422月離開香港為止。這次我們去亞皆老街,見到這幢樓房也是狀況良好、絲毫無損,真是奇蹟。更令我激動不已的是,我們的出租車找到九龍塘金巴倫道(Cumberland Road)時,遠遠便看到「九龍塘學校」的大門。我們敲門進入,遇到一位女教師,自我介紹後,她表示歡迎老校友回校,讓我們自由參觀。校園的格局還是老樣子,教室校舍都是新建築,園區綠化做得很美觀,大操場對面多了一排3層樓的房子,那是1962年增設的中學部。我還記得當年的校長姓黃,校訓是勤、慎、禮、儉。

當天下午,龍鑣兄又在深水灣高爾夫俱樂部請同船友人和陳元珍女士喝下午茶及晚餐。這次人少了:胡為民已回台灣,劉永寧有事來不了,羅伯堯去了弟弟家,剩下的除龍鑣夫婦外、只有鄒達夫婦、薛攀高和我們兩人。席間有人問及文革期間元珍的處境,觸動了她難以忘卻的回憶。她娓娓述說了當年知識份子遭受逼害時她全家所受的屈辱,以及大飢荒年代在劇烈饑餓之下掙扎求生的苦況。元珍級友定居在港島南端的一個景色秀麗、充滿古色古香和中西文化融合的小鎮──赤柱(Stanley),她在這兒過著自由自在的退休生活。

27日上午10時,我二人帶著行李乘出租車赴機場快線九龍站辦理登機手續,然後乘搭電動列車直放機場。離境之前,還不忘去畯輕怞Y一碗地道的四川紅油抄手,然後抹抹嘴,依依不捨地離開香港,結束了為時30天的鑽石公主之旅。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