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辜振甫先生

陶琤

1956年,我在臺灣桃園縣楊梅鎮啟信實業公司服務,從事白水泥的研究及生產。1958年初,馬來亞(1963年起改稱馬來西亞)實業家林添良先生籌建水泥廠,通過啟信公司監察人李良榮將軍委託設計一間生產波特蘭水泥(即土木建築用水泥)的工廠,設於馬來亞首都吉隆坡郊外的峇嘟Batu Caves)。公司任命我為設計組組長,率領一批年輕工程師,開始日以繼夜地從事工程設計(包括機械、電機、化工、土木等細部設計)及設備採購及製造。10個月後的19592月,機電設備配備完竣,公司派我率領技術人員南下吉隆坡,負責工地規劃、土木建築,及機電安裝。出發前,啟信公司總經理張志忠先生帶我去臺灣水泥公司拜見總經理辜振甫先生向他辭行,在總經理室同時接見我們的還有兩位協理湯大綸先生與王量先生。這是我初識「辜老」。不過當時並沒有人這樣稱呼他。辜先生那時才四十出頭,風度翩翩、談吐優雅,一頭中分美髮和一口不帶口音的北京話,讓我這年僅二十八歲的初出茅廬的後輩,印象深刻,敬佩不已。

由於我奉派前往南洋安裝台灣出口的第一座國人設計製造的整套水泥工廠,國內水泥界都很注意,並寄予厚望。辜總經理對我鼓勵有加,除特別提醒我責任重大以外,並預祝我此行成功,為國爭光。第二年峇嘟工廠順利完工投入生產,隨即訂購德國機器完成擴建。三年後我調職怡保大石水泥公司任廠長,才有機會回臺北。到臺北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台泥大樓拜見辜董事長,向他報告工作情況及海外見聞。辜董興緻很高,請我去中山北路嘉新大樓頂樓的瑞士餐廳「藍天餐廳」午餐,並邀執行副總經理王量先生、研究室主任王仲潔先生、工務部經理王正珩先生、及嘉新水泥總工程師齊熨先生、副總經理湯兆裕先生……等前輩作陪。離台返任前夕,又承招宴於「順風餐廳」為我餞行,祝我在海外工作順順利利。前輩們提掖後進的愛心溢於言表,令我備感溫馨榮幸。1966年辜董事長曾專程駕臨怡保會晤董事總經理李良榮將軍,由我陪同參觀大石水泥公司享有「東南亞第一間無煙水泥廠」美譽的新式工廠,並與距離大石四十英哩之遙的「聯合水泥公司」創辦人劉西蝶先生會晤暢談。1969年我升任總經理,1976年遠渡美國喬治亞州亞特蘭大服務,其後又轉至印尼工作。在這二十多年間,我每次有機會回台,必定前往台泥大樓拜謁辜董事長及向其他水泥界前輩請教。

1978年,印尼實業家林紹良先生邀我加入他們的水泥公司──印尼水泥公司擔任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協助他們建立自己的技術團隊,及規劃多項擴建工程,我欣然辭去美國的工作,前往應聘。由於缺乏技術及管理人才,印尼公司於第一套生產線投產之前,便與臺灣水泥公司簽訂運轉合約,由台泥派員工百餘人前來工廠負責管理、運轉及生產。而我到任後的任務,卻是為印尼公司招募及訓練屬於自己編制的技術人員,以把工廠納入公司自己的行政系統為目標。這必然是不受台泥歡迎的舉動,因此台泥駐在工廠的人員上自廠長、下至工友,均對我異常敵視。其實曾有一段時期(1969-1978),台泥每年出版一期的權威刊物《台泥技術》連續刊載我的技術文字達九年之久,以這種密切的關係,竟在海外不能成為朋友,不無遺憾。然而我在印尼期間,曾多次回台拜訪辜董事長,他對我的關愛與親和一如以往,並未稍減。辜董也來工廠巡視數次,每次在歡迎會上,總要我坐在他身邊,殷殷囑咐台泥員工一定要與業主合作,完成台泥在印尼的階段性任務。在我任內,印尼水泥從兩套旋窯生產線擴充到八套生產線,另加一套超大型的白水泥廠,躍升為東南亞第一大水泥公司。1985年我離開印尼回美進修,隨即留在美國工作。1988年回臺灣從事工程顧問工作9年,至1997年退休回美定居。

1990年辜老出任海基會董事長之前,我曾去見過他一次,那時他已七五高齡,而我也六十出頭了。19934月,第一次辜汪會在新加坡舉行,辜老會見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先生,簽署四項事務性協議,完成了突破性的兩岸會談,給予海峽兩岸朝野無限鼓舞,期望兩岸終能捐棄意識成見,達成和解,創造雙嬴局面。不幸壯舉無以為繼,蹉跎十餘年,「辜汪會談」竟成絕響。如今斯人遽歸道山,於公,我們失去了一位同為兩岸尊敬,為兩岸和解折衝不遺餘力的和平使者;於私,個人失去一位始終敬佩如一的水泥界前輩,以及長達四十五年的忘年之交。長夜憶往,不禁歎惜唏噓者再。衷心希望辜老後繼有人,能夠繼續完成他老人家未能竟功的兩岸和談志業,為我中華民族的永續福祉作出貢獻,以告慰辜老在天之靈!〔2005.1.8北美世界日報〕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