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從未謀面的師父──劉紹唐先生

- 陶琤 -

民國八十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我抱著萬分期待的心情,寄給傳記文學劉社長紹唐先生一篇《從海棠溪到沙坪壩》的文稿,並附一封自我介紹的信。三月底,再寄出《高陶事件紀實》及另一封信,隨即偕內子飛往香港上海

。我在香港大學馮平山圖書館及上海市立圖書館找到許多資料,乃從上海發一傳真給劉社長,請求補充。四月下旬回美第二天,收到一本台北寄來的第四三一期傳記文學,封面上赫然印著《高陶事件紀實》的大標題,書中夾著一封劉社長的信,真是喜出望外,信寫道:

「以一人敵一國」三十八年如一日的已故《傳記文學》創辦人暨社長劉紹唐 先生

琤穸S:

連接兩篇大作,甚為興奮,因擬配合北京大學一百周年,故決定將後稿先用。希聖先生為北大故人,知之者多。兄自上海發來傳真時封面已印就,無法更改,所幸只刊部份,兄如有補充或更正,下期空間尚多,又註文未能分期刊出亦為匆忙間之憾事。為紀念北大一百周年,弟以本社名義寫一小文,文末提到傳記文學與北大師友的關係。毛子水先生與希聖先生是最早支持我們的北大師長,而希聖先生幾乎每期一文,更奠定傳記文學創刊的基礎,迄今未敢或忘也。大作如有補充,仍請以傳真擲下,府上如有傳真亦請見告,寄書之便,匆匆祝

     時祺  

           弟劉紹唐拜上八七、四、十六              

紹唐先生提攜後進的愛心,給予我莫大的信心與勇氣。從那時起兩年多以來,傳記文學陸續刊登了拙作十五篇之多。由於工程上之需要,我經常撰寫中英文技術報告或設計心得之類的枯燥文字,民國五十年初曾寫過幾篇在歐洲實習考察時於西德、奧地利、瑞士途中的見聞,刊於《自由談》月刊,以後便少有工程之外的文字發表。紹唐先生的鼓勵,令我的退休日子過得充實而有生趣,我本習工程,文筆向來鈍拙,能蒙具世界水準的權威傳記刊物採納,實為畢生之光榮。我雖無緣親自拜見紹唐先生,但對先生的學問風範,尤其是他對歷史求真的堅持與獨力編辦月刊歷時近四十年而不輟的執著,由衷欽佩。

民國八十八年九月二十日,郵差送來三個空郵大紙箱,打開一看原來是傳記文學社寄來的精裝書籍數十本,包括《民國大事日誌》、《民國人物小傳》、《民國百人傳》三全套,真是驚喜莫名,受寵若驚。第二天正握管寫謝函之際,忽聞電視報導台灣發生有史以來最大的地震,當即改寫傳真如下:

紹唐社長先生惠鑒:

驚悉廿一日凌晨台灣全島發生七級以上之強烈地震,造成同胞重大傷亡及財物嚴重損失。本人身在海外,心繫寶島,對於在台親友之安危,深表關切,謹此馳電慰問,遙祝  貴社既全體同仁平安無事。在此國內外多事之秋,深信吉人自有天相,國人定能堅韌不移,奮力渡過難關,重建美麗家園。

昨日收到  貴社贈閱之精裝《民國大事日誌》一至四冊、《民國人物小傳》一至十九冊、《民國百人傳》一至四冊,三全套,至深感激。此三套書籍為研究中國現代史者所必備之資料寶庫,荷承 

先生厚愛賜贈,至深銘感,謹此再致謝忱,並頌

安好

晚陶琤苂啎W1999921

一個月後,我又給紹唐先生一封「求救」的傳真:

紹唐社長先生惠鑒:

昨日電腦忽然當機,導致最近之寫作檔案全部不見了,上週寄上之拙文「椰風蕉雨話南洋」五篇亦隨之而去,而手頭之備份均係一個月前之舊擋,已無甚價值。萬般無奈,只好遙請  先生「救命」,煩請將上週寄上之磁碟複製一份寄下,以解困急。如  貴社有電子郵件設備,則請將文擋上載傳下亦可。不情之請,尚祈見諒,耑此順頌

編安

晚陶琤芛q上19991022

紹唐先生動作神速,立刻將複製後的原磁碟交給了我在台北的舊同事黃小姐。我在書信上總是寥寥數語,無事不登三寶殿,因我自信在不久的將來必有親聆教誨,甚至有幸受邀參加那高朋滿座,豪氣萬千的「同慶樓」宴飲的機會,沒想到這一天永遠不會有了。今年二月十一日從報紙上得悉紹唐先生逝世的消息,獨自在書房悶坐半天,寫下一紙傳真給紹唐夫人愛生女士:

傳記文學社編輯部請轉

紹唐師母賜鑒:

驚悉  紹唐先生遽歸道山,悲慟莫名!

自民國五十一年六月《傳記文學》創刊起,先父希聖公曾長期在 貴刊發表文章達五十一篇之多。民國八十七年起,又承 貴刊採納琤秅壯踳Z多篇,復蒙紹唐先生賜贈親編之《民國大事日誌》及《民國人物小傳》全套,不勝銘感之至。晚全家均為《傳記文學》之忠實讀者,三十八年來從未間斷。

紹唐先生獨力創辦融文學與史學為一體的《傳記文學》,一人身兼數職,每月準時出刊,數十年如一日;讀者們亦按期捧讀,爭相傳閱,廢寢忘食所在多有。紹唐先生「為文學開新路,為史家找資料」的志節,「以一人敵一國」的勇氣,以及「不容青史盡成灰」的執著,深受海峽兩岸乃至全世界關心中國現代近代史的華族同胞們之敬佩。琤穸H工程人員的背景試寫工程以外的文字,竟蒙紹唐先生不棄,刊載於他的權威雜誌之上,深覺萬分榮幸鼓舞;對於紹唐先生提攜後輩的誠摯與愛心,琤肣茪H更有深切的體會與感受。原期有幸親聆教言,如今竟無緣實現,誠為終身憾事。

際此追思感傷之時,尚祈

師母以身體健康為重,節哀順變,繼續維繫《傳記文學》永垂不朽!

晚陶琤肏穭W2000211日于舊金山

雖然我相信愛生夫人的年齡比我大不了幾歲,但是我尊稱她為師母絕無矯情附驥之意,而是非常自然,發自內心的。論輩份而言,紹唐先生與先父同是北大人,是先父的學弟;先父從第一期起便為傳記文學寫稿,我的塗鴉之作僅始自第四百三十一期,這中間相差了三十六年,因此紹唐先生絕對是我不折不扣的長輩,和提攜我愛護我的師父!

  七月二十八日,收到愛生師母親筆來信,信上說:

……紹唐去世後本應繼承紹唐之志繼續出版下去,但因本人身體也不是很好,三十八多年也夠累了,所以紹唐去世後各方來稿更多,大家支持鼓勵的美意,甚為心感,但經考慮後,我還是決定把傳記文學刊物、書籍、光碟全部轉讓給老報人成舍我的女兒,成嘉玲、成露茜兩姊妹,我想她們一定會給傳記文學新的內容,更廣闊的發展空間,不會讓人失望的。她們自十月號起主辦。……

傳記文學即將由另一集團接辦的傳言,半年來時有所聞,然而讀者們總希望不要有太大的轉變,因為幾十年來大家已經太熟悉它的外型和版面,如今證實即將易主,不勝惆悵,但可體會師母此刻的心情。成氏姊妹之尊翁舍我先生乃我國報壇元老,家學淵源,相信她們定能保持傳記文學三十八年來的優良傳統,繼續發揚光大,永續經營。我有一個心願:希望原來的封面格式不要更改,尤其那蔣夢麟手跡的「傳記文學」四個字,它們代表著紹唐先生的不朽治史指標,以及全世界熱愛傳記文學的讀者們的永恆精神象徵。

昨晚在蕭大哥孟能伉儷府上舉行「一家一菜」的中秋賞月小聚,經常因公穿梭於太平洋兩岸的饒君怡小姐適時為她蕭伯伯帶來台北月餅助興,席間談起不久前「師婆婆」留她吃飯,並特別為她爸爸媽媽選了兩瓶「師公公」遺下的洋酒的趣事。我聽得神馳嚮往,不禁脫口而出:「我也是師父的徒弟!」

2002913日于舊金山】【原載《傳記文學》20012月第465號】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