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七日遊

- 劉德順 -

越洋來電匆匆啟程

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午夜,正在日本開會的琤矷A從東京打電話來說:「下星期是日本的黃金假期(Golden Week),你到東京來玩一玩好嗎?我馬上去給你訂機票。」

於是,我第二天去舊金山日本領事館辦觀光簽證,第三天去拿簽證,批准九十天,真是大方得很。然後去日航拿機票,因搭日航可享受東京旅館的折扣,日本人真會做生意。

二十七日赴機場搭日航001班機飛東京。在飛機上看了兩場電影,吃了兩餐,小睡一下,十個小時的航程很快過去。到達成田機場,很快的通過了移民廳,在海關則問有沒有課稅物品,答說沒有,連箱子都不打開就放行了。+

走出海關電動門,看見琤穸螞憮熊市搳A他立刻接過我的箱子,去買機場專用巴士車票。進城約有七十分鐘的車程,到達東京市航空站,再搭計程車直驅帝國飯店(Imperial Hotel)。安頓下來,已是晚上七點多鐘了。琤穻b路上告訴我,他下午是搭地下鐵至上野車站,轉搭特快火車來成田機場的。原來從成田至東京有三條路線:最方便但最貴(約七十美元)的,是搭計程車;最普遍而票價適中(約十美元)的,是搭每五至十分鐘一班的專用巴士,至城市終站再轉其他交通工具;最舒適而票價最廉(約八美元)的,是搭特快火車,但轉車次數太多,行李多就不方便。

我們到旅館附近一家熟悉的中國料理錦江飯店去吃晚餐。我要了一客麻婆豆腐飯,琤苂I排骨湯麵,價錢比台北貴一倍,但湯寬,麵細,豬排香酥,允稱上品。飯後,到銀座街頭去散步,忽聞糖炒板栗的香味,尋味找去,果然發現有個小攤子正在賣熱烘烘的天津板栗。我們買了一包回旅館品嘗,香甜滑口,誰知竟吃上了癮,以後幾乎每天要買一包回來吃。

帝國飯店地點適中,離銀座走路十分鐘可到;去皇宮走二十分鐘;日比谷公園在左邊;馬路對面是寶塚與日生劇場。附近商店與大小餐廳林立,都在走路可及的範圍之內,所以遊客多喜居此。

四月二十九日是日本天皇八十三歲生日,正逢星期日,因此三十日補假一天。五月一日、二日則照常辦公,琤肣n去三菱公司開會。五月三日是行憲日,再放假一天,但四日又要去聽一小時簡報。五日我就要回舊金山了,而琤芩棜n去西德開會。因此我們計劃,只能在東京附近走馬看花的遊玩。

雷門寺觀音廟遊人如織

四月二十九日是日本天皇誕辰,也是我們的第一天假期。由於長途飛行時差的影響,晚上則睡不著,談天說地,早上則起不來。下午購票參加旅遊,每人四千日元(約合十八美元),一點半登上觀光巴士,導遊的日本腔英語,講得清晰而風趣,沿途講解所見事物。巴士經過國會大廈,外交部,警察總部,然後在皇宮外面的花園停二十分鐘,大家下車。這是皇宮的外花園,種植了許多古樸的蒼松。皇宮建於四百年前,四周以花崗岩築成地基,有兩重護城河,中間跨一橋,名二重橋。皇宮是淺綠色的琉璃瓦頂,在護城河的四角都有白牆黑瓦的古式衛兵守望城堡。東京城市以皇宮為中心,向四周發展。大家拍照留念,即上車,經過大學城,這埵釵n幾間知名的大學與無數的書店。

淺草雷門寺

然後到達東京東北隅古老的淺草區,在雷門觀音廟(Kannon Temple)前下車,有一小時自由活動。這是東京最古老的佛廟,建於一千三百五十年前。廟門兩旁峙立著巨大的門神。從廟門到正殿有很長段距離,沿途是仲見世商店街,有好幾百家小商店,所有日本土產都有。因限於時間,不能細細欣賞。快到正殿前的街道中央,有一座的巨大紫銅香爐,五十日元買一把無骨線香,投入香爐,大家在此拈香禮佛,讓香煙拂面,據說可帶來好運與健康。再朝前走,右方有一小亭,建一大石盆,清水潺潺流出,這是觀音菩薩的甘露水,盆旁有幾把長柄小杓,供人飲用。左邊是籤房,許多日人求籤,吉利的籤帶回家去,不好的籤則掛在樹下的繩子上,只見繩上掛滿了白色的籤紙。我們然後拾級而上正殿,上面懸掛著世界上最大的紙燈籠,上書「雷門」二字。正殿前地上有鐵條鑄成的功德箱,許多人將銅錢投入許願,旁邊還有一個比人高的燭亭,外面圍以玻璃,以三十日元買一小燭插在燭台上,聊表崇敬。正殿則不許遊人踏入,堶惇O雕刻精緻的金色神龕,中立觀世音菩薩。前面一重一重的神檯,設有各種供品。上面四周圍懸掛著許多金色燈籠。其神壇的佈置與中國和泰國不同,佛像也不如中國和泰國的巨大,但金璧輝煌,燈火通明,令人肅然起敬。

這天適逢假期,善男信女和各國遊客如織,擁擠得很。回程時我們經過一家專賣各種佛像的商店,內有各種菩薩的銅塑像,製作精緻。我們以九千日元請了一尊中型大日如來佛像,預備供在我家的佛堂上。然後漫步到河邊等候渡船。船來了,是上下兩層的渡輪,船行三十分鐘,過吾妻橋,到竹浦碼頭下船,又上旅遊巴士,把我們帶到田琦珍珠店。展覽場埵陰M人講解養珠的製造過程,很有興趣,並將當場剖開的四個珠蚌內取出的養珠,以抽獎方式贈給遊客。然後由一中年婦人介紹茶道:以清茶磨成粉,放在瓦杯中;以炭灶煮水,水的溫度不可太熱,也不可太涼,須恰到好處;沖入瓦杯,以一棕毛圓刷拌成泡沫狀,再分給遊客品嘗,其味苦澀,但頗清香,這是日本有名的茶道,介紹完畢,遊客們紛紛購買養珠或裝飾品留念,然後上車回旅館,已是傍晚六點半鐘了。

消費昂貴的藝妓館

四月三十日仍是假期。我們白天到附近的日比谷公園散步,只見迎面一片很大的人工花圃,中間綠草如茵,四角種植鬱金香,兩對角是大紅色的花,另兩對角是杏黃色花,正值盛開時期,一片艷紅、金黃,襯以翠綠,令人目眩。我們在噴泉前找一長椅坐下,旁邊的露天劇場,有新潮派青年男女正在表演西洋流行音樂。代表和平的白鴿,則昂然漫步在遊人之間,身在鬧市,但無塵囂之感。

晚上,我們參加一個晚間的旅遊團,每人一萬二千日圓(約合五十四美元)。六時上車,先到一間著名的日式餐館,坐在榻榻米上,吃日本牛肉涮涮鍋,喝日本米酒。飯後到米加度夜總會(Mikado)欣賞表演。這家夜總會很大,上下三層,擺滿舒適的桌椅。表演時間一到,全場燈光暗下來,左邊整幅牆的燈光亮起,原來這是幅玻璃牆,後面排列著許多噴泉。這時一位穿著和服盛裝的少女上台表演管風琴,琴聲悠揚,牆後的噴泉則像琴鍵似的,完全配合著音樂而時高時低,真是別出心裁。接下來是表演舞蹈,東西合璧,佈景和服裝都極悅目。終場時有兩位無上裝女郎站在懸在半空的吊籃中,巡迴全場,向觀眾揮手再見。

終場後我們上車到淺草區一家叫做松合屋的藝妓館。大家除鞋進入一間榻榻米房,傍矮桌而坐。前面有一小型舞台,由服飾鮮艷的藝妓們表演日本的民間歌舞。最後的表演節目是傳統式的迎新郎。先請一位遊客上去。穿上和服扮新郎,盤膝坐在一旁。四名侍女捧著各種用具魚貫而出,最後是扮新娘的藝妓穿著一百萬日圓一襲的豪華和服出場,表演如何從認識來客到接納的細節,最後將一竹製煙桿,裝上煙草,自己吸一口,再由侍女拿給男客吸一口,表示同意,才能攜手入洞房。藝妓館是日本最古老的娛樂賓客的禮節。日本人以前喜歡到藝妓館招待貴賓,但現在的藝妓多垂垂老矣,年輕的一代又不喜從此行業,恐有失傳之虞。從藝妓館走出來已夜深人靜,夜涼如水,皓月當空。我們上車回旅館,一路無語,正自回味這一個豐富的晚上,東方與西方文化的揉和交融得如此令人神往。

銀座-東京的銷金窩

五月一日和二日,琤芼P三菱公司繼續進行工程會商,我閒來無事,白天去逛蜚聲國際的銀座區(此間從前有一間鑄銀幣的工廠,因此而得名。此區全長一千二百七十七米,寬七百米)。從帝國飯店旁門出去,穿過寶塚戲院,向北走十分鐘就到了銀座。這堿O東京最繁華的購物與娛樂區,在十字路口轉角處,有一間很大的麥當拿漢堡店(據說在日本有五百間麥當拿快餐店,二間肯塔基炸雞店)。每到週末,汽車不准通過銀座橫街,麥當拿店即將大批桌椅搬到大街中央來賣快餐。於是顧客們站的站,坐的坐,都擠在大街當中猛啃漢堡包。

熙攘繁華的銀座街頭

銀座大街上有無數的百貨公司和商店,最著名的是三越、松屋和松板屋三家大公司,貨品應有盡有,除了日本貨外,還有進口的英、法、意大利的服裝及飾品,價錢當然是相當的貴。日本的服裝手工精細,尺寸適合東方婦女,我隨興所至,選購了幾套春裝。

到了華燈初上,百貨商店關門後,銀座便成了世界有名的銷金窩。小小的地區,大約有三千家酒吧和餐館。約在五年前,銀座到了晚上,還可看到穿得花枝招展的風月女郎,現在已經完全絕跡。日本朋友很驕傲的說,這堛v安很好,即使在半夜,也不用擔心搶劫。

在日本街頭、旅館和商店內所看到的日本人,不論男女老幼,都穿著整齊得體,儘管新潮,而不暴露;崇尚高貴,但不奢侈。東京是世界人口密度第二高的都市,僅次於墨西哥。東京市區有居民一千一百六十萬,郊區居民兩千八百七十萬,密密麻麻的到處是人。但茫茫人海中,人與人相處得頗為溫文有禮,秩序有條不紊,有勝於我們到過的許多其他城市的居民。尤其這一代的年輕人,國民教育很好,敬業禮讓,力求上進,工作認真,工作空閒時沒有聊天和大聲高談的現象。而且各種行業服務人員,包括計程車司機,均不要小費,整個都市給人一種欣欣向榮之象。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的灰燼中掙扎起來,他們的工商業發展已令歐美側目和受到威脅,這都是全國上下團結苦幹的成果,實在有值得亞洲其他民族效法的地方。

不富金錢,但富人生

一日黃昏,琤穻^到旅館。我們決定去著名的日本式餐館「天一」一嘗天婦羅。這是一碟用特製麵粉調拌的炸蝦和蔬菜,配以清湯、泡菜和白飯,用料新鮮,保持原味而不油膩。這簡單的一餐,價錢從二千日元至一萬二千日元不等,因地點、用料、招牌、年代而分上下。「天一」是家享譽七十年的老店,完全日本風味,號稱天下第一。我們點了兩客天婦羅,佐以米酒助興。長桌右邊坐著一對六十歲左右的老夫婦和一少女,我們彼此點頭微笑,竟攀談起來。日本人一般英語不太流利,但以簡單的英文尚能溝通。這位老先生原來是位大學教授,在北海道開診所當醫生,女兒在東京讀大學,老夫婦是來東京探望女兒的,臨走前來聞名的「天一」吃一餐。日本人對歐美貨品很喜歡,儘管日本商品很精美,但歐美的精品價錢高出幾倍,而且設計上仍高一籌。他摸摸琤籵迨W去年在倫敦買的西裝和領帶,很羨慕,他說:You must be a rich man.(「你一定是富有的人」),琤肵熊炕GRich in money? No. Rich in life? Yes.(「金錢的富有?不。人生的富有?是」)他微笑點頭同意。我們發現這位教授席間煙酒不停,喝的還是威士忌烈酒。琤秅ㄧT問道:「看您是位醫生,怎麼又抽煙又喝,酒是否合於衛生之道?」老先生很洒脫的說:「酒可以喝,煙可以抽,太太只能要一個,這就是健康的人生。」說完大家哈哈大笑起來。這餐飯吃得很愉快,臨走還互道珍重。

日本的小吃館

帝國飯店堛設的餐館,取費高昂,可是附近的大小餐館極多,不怕沒有便宜的去處。每家館子的櫥窗,展出做得唯妙唯肖的食物樣品,標以價錢,任人選購,這倒是一個方便的好方法。而我們每次過東京,必去一嘗的兩個小館子,都在附近大和證券大樓地下街。一名「井泉」,以炸豬排(Tonkatsu)名聞遐邇。一客一千二百日元(合美金五元三角),一塊豬排有一寸厚,施以薄蛋糊,沾上特製的粗麵包粉,深鍋大油快炸,然後以快刀切成四五塊,配以生菜、清湯、白飯、泡菜,放在一個大漆盤上,這麼厚的豬排,但吃起來香酥滑口,是我們所吃過最好的豬排。後來,曾去別家館子點豬排簡直不能跟「井泉」比,味道及火候相差太遠了。另外一家我們必去的館子,名叫「馬哈惹加」(Maharaja,沒有日本名字)在新宿、橫濱、銀座、日比谷都有分號,專賣各式印度咖哩。日比谷分店就座落在「井泉」斜對面,這兩家館子經常座無虛席,生意旺得很。馬哈惹加以印度式的銅製裝飾品來佈置,日本侍者都穿著印度服裝,但掌廚的大師傅(從玻璃窗可見),則是道地的印度人,一切調味和香料與我們在星馬所吃過的印度咖哩不相上下,只是沒有那麼辣。我們最愛吃的咖哩雞,配以白飯或麵餅(Nan)只要八百五十日元(合美金三元七角),真是價廉味美,餘香在口,值得一試再試。

電腦看手相-文字處理的應用

每次吃過晚飯,我們必去銀座散步,春天的晚風,和煦,櫥窗堛瑰O虹燈五光十色。有人說銀座是巴黎香榭麗舍、倫敦霹克地利(Piccadilly)和紐約百老匯的東方混合體。日本人很會做生意,但可惜英語不普遍,偌大的百貨公司,很難找到能講英語的售貨員,反而是在此住久的西方人,倒學會了簡單的日本話。我們在後街小巷,露天的小餐館,木炭的煙火味瀰漫下,看見不少外國人坐在其間,用日本話點菜,吃道地的日本燒烤,才真是價廉物美呢!

街邊有幾處用電腦看手相的攤子,三百日元看一次,可惜都是日文。走到一處,標明也可用英文,我們就去試一試,先把手掌放在複印紙上,印出一張掌紋圖,看相人以紅筆在圖上點上八九點,再插入電腦資料分析,先分析個性,再給以指導,講得相當對,很有趣。據琤芢[察,紅筆打的點數,似乎是掌紋交叉的數目。掌紋圖插入電腦,大概是噱頭,因為圖上並無打孔,不能造成讀數。看相人按鍵盤把點數輸入電腦,引出早已儲存在電腦(或磁碟)堛獄P該數字符合的一段文字,在印表機上印出。這是「文書處理」的最基本用法,文字早已編好儲存,點數即為目錄索引。

上野的牡丹園

五月三日是立憲日,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製定憲法,是公共假期,我們決定坐地下鐵到上野公園去玩。東京的地下鐵錯綜複雜,有十條路線,四通八達,每天吞吐幾百萬人。每一條路線的車廂漆以不同的顏色,有銀色、橙色、黃色、深藍、淺藍、深綠、淺綠、玫瑰紅、棗紅、紫色。只要在地圖上看清路線,找車站,上那種顏色的車,一定不會錯。買票和換錢都是自動機器。從日比谷到上野,車票一百二十日元。車廂不及舊金山的捷運(BART)寬大,但班次很多。我們見到每站都設有留言板,如等朋友不到,或臨時有事要離開,都可在板上留言。在等車期間,研究地圖,有一條路線的終站叫「我孫子」,看了不禁啞然失笑。

上野公園範圍很大,花木茂盛,遊人如織。有些人牽了愛犬來逛公園,不禁使我們想起孩子們在家媥i的幾隻狗,牠們真是人類最忠實的伴侶。我們先到西側一座不大的寺廟參觀,上書「清水觀音寺」,供奉的神像好像是千手觀音,可惜燈光暗淡,看不清楚。寺前懸一大鑼,再用一很粗的紅繩繫一木樁,凡是來拜佛和許願的人,都要拉此木樁敲鑼,咚咚之聲,在山岩間迴響不已,真有古剎鐘聲之感。此廟建於高處,前有一木頭的平台,倚欄而立,可遠眺四野炊煙,在蒼鬱的樹木中,夾雜著殘春的櫻花,雖然盛期已過,但這殘餘的櫻樹,仍是繁花似錦,煞是好看。

走到一處,磚砌的道路,兩旁排立著許多方形的紙燈,上畫以各種彩色花卉,前面有一月洞門,門票五百日元,原來是有名的「牡丹園」。此園每年開放兩次,一月一日至二月中旬,是冬牡丹季節,在嚴寒百花凋謝,大雪紛飛,一片銀色世界堙A珍貴的冬牡丹盛開,其花大如滿盤,顏色鮮艷,富麗堂皇,真乃花中之王。日人以茅草搭成一個個小屋,保護冬牡丹。四月二十日至五月十日是春牡丹季節,我們正趕上花期,園內花圃比路面高出尺餘,曲曲折折,共有三千株,約二百種。牡丹產於中國大陸,有些是上海植物園贈送的,有些是安徽省深山中野生,移植於此。花王名「鳳丹白」,花瓣純白,花心如拳形,是玫瑰紅,四周圍重列長長的金黃色花蕊,真是高貴嬌艷,無與倫比。其他有粉紅色、深紅色、紫色、紅與紫兩色夾雜的,名目有紫金荷、二嬌、麒麟銀卷、紫二喬....等等。其中最老的樹齡有三百五十年,名叫「獅子頭」。

記得幼年時隨父母遊名山古剎,偶爾在古廟的庭院前,看過牡丹花,後來只能看到畫家筆下的富貴花。我們客廳有一幅名畫家金勤伯先生的工筆牡丹,上題大富貴亦壽考,我們視為珍品。沒想到幾十年後竟在上野公園的牡丹園中欣賞到幾千株各種牡丹,在此爭妍鬥艷,美得令人有尊敬攝心之感。日本人非常愛這牡丹園,有人在寫生,有人用名貴相機拍攝近景,沒有人喧嘩,深恐驚動了名花。大家都慢慢地走,靜靜地欣賞,看累了,就坐在舖著紅布的白凳上休息片刻。我們真沒想到中國的名花,在東瀛收集得如此齊全,保養得這麼好。

東照宮的德川庭訓

從牡丹園出來,來到「東照宮」,又要購門票。園子堣p鵝卵石舖地,中間有一座金色的建築,是一六五一年仿唐制建造的。有門無窗,門雕刻成細方格,漆以金箔,外面一片金色,明治四十年政府指定列為國寶之一,定名「金色殿」,遊人必需脫鞋入內,地上是榻榻米,分兩進,一進放置著幾尊武士裝的男士坐像,與真人一般 大。前面有一木架,上面掛滿了許願的木牌,上書姓名、年齡、地址及所求何事,得到了就來還願,多半是有關升學的,其中有一仁兄上書想升科長。堶惜@進,供奉著德川將軍的大像,沿牆的玻璃櫥中陳列著德川將軍的衣物、文房四寶及武士刀。還有一篇家康公遺訓的真跡,我不懂日文,請友人翻譯,大意如下:「人之一生如負重擔,任重道遠,不可急躁。人在世上是不自由,也是不由自主的。遇有困難,要常存希望。忍耐是平安長久之基本,怒氣是敵人。求勝而不知敗,害己到身旁。凡事克己勿責人,做事不及猶勝於超過。」由這篇家訓可見,日人的思想受中國儒家哲理影響甚深。

北面還有動物園,內有中國來的熊貓,但門口人山人海,孩童們拿著汽球排隊。此時已到中午,逛了半天,已覺飢暢轆轆,還是先解決民生問題要緊。我們到園內一家「精美軒」吃午飯。一看價錢不貴,點了一客咖哩飯,味道平平。又點一客炸魚配洋芋條,一條六吋長的魚,從頭剖開,施以薄薄的麵粉,炸得香脆極了,連魚頭的骨頭都吃完,意猶未盡,再加點一客冰淇淋和布丁,肚子才滿足。

上野公園還有許多地方未去,留待以後再來。走到近出口處,看見兩個頭纏白布,身穿白衣的男人,用雙手撐著跪在地上,義腿拆下放在旁邊。中間站著一人,也是殘廢,正在拉手風琴,以吸引遊客注意,籍以乞錢,狀甚可憐。再看地下舖的白布,上書「太平洋戰爭受傷者」,本想施以小錢,但琤芼○o都是當年殺中國人的日本軍人,不必理會,於是我們不顧而去。但心中感到不解的,為什麼日本政府對受傷的軍人,沒有妥善的照顧呢?這一點可比不上我們政府的榮民政策。

秋葉原的電腦熱

回程搭地下鐵到秋葉原(Akihabara)下車。這一區是全日本最大的電器產品集散地,價錢公道,還可以討價還價,絕不欺騙遊客。據估計這埵酗誚呇h間電器店,出售各種家庭用電器、音響設備、及電腦產品,種類繁多,應有盡有。平均每天有五千人到此參觀,週末每天多達十萬人,顧客以本地人居多,據說全日本電器銷售額的十分之一,在此成交。也像銀座那樣,週未禁止汽車通行,大街中央放了圓形的桌椅,上有彩色的陽傘,供行人休息之用。我們選了一家大規模的店進去逛,從地下室一層一層看到最上第六層,真是貨物齊全,琳瑯滿目。最上層是音響設備,日本現在推出的迷你音響很暢銷,做得小巧玲瓏,花樣百出。堶惘酗@間特設的試音室,我們推開門走進去,四周圍陳列的都是大型的名牌高級音響設備,價錢很貴,這是美國貨的天下。有人在試放貝多芬的「皇帝鋼琴協奏曲」,樂調雄壯,音色分明,駐足傾聽,不禁陶醉其中。

秋葉原的最新趨向,是個人電腦,每間電器店,都紛紛開闢電腦室,陳列各種牌子及型式的小型電腦,及週邊設備,如磁碟、印字機、插圖機等等。軟體方面,則將英文的程式,改為日文應用,目前最流行的是日文文字處理,帳目處理,檔案處理,圖案...等等。另外則是電腦遊戲程式及附有音樂的娛樂程式。廠牌計NEC, Sony, Fujitsu, Sanyo, Canon, Seiko, Epson...不勝枚舉。據我們觀察,光顧電腦室的顧客,學生似乎不多。不像台北的中華路及光華市場,站在展示品前面現寫程式,自得其樂的人士,多半是身穿制服的學生。這大概跟日本產品價錢比台製產品貴了一兩倍有關。據說台灣學生,家媥皉陪茪H電腦的,為數不少哩!

日本風的尼爾賽門舞台劇

五月四日,琤苀怮嶀@次去公司聽取簡報,下午很早就回來了。我們決定好好利用這個晚上,去看場戲劇。以前來東京,看過松竹歌舞團,表演精彩,但戲院陳舊,今次打聽之下,已因不敷開支而關閉了,帝國飯店對街,有寶塚和日生兩大劇場,寶塚演古裝,日生是現代劇,都是講日語的。我們選擇了日生。頭等票七千日元,坐正廳;二等票四千五百元,坐二樓;三等票三千日元,坐三樓。我們買了二等票,六點半入場,買了一本演出說明,劇名「二人芝居」,原來是根據美國名作家尼爾賽門(Neil Simon)的腳本「Duet」和音樂,翻成日文演出。導演是美國人,演員及樂隊全是日本人。我們發現樂隊中頗為重要的鼓手,竟然是一位女士,奏出美國音樂,日語演唱,我們雖不懂日文,但從動作及音調,可知故事大概,也感覺到它濃厚的日本味。男主角西城秀樹,飾演一位成名的作曲家,住在豪華公寓中。女主角鳳蘭,飾演一位有才氣而未成名的聲樂家,描寫她如何結識男主角,兩人欣賞彼此的才氣,而又互不低頭的倔強個性,造成許多離離合合的情節,配合精彩的歌舞,真是一齣可愛清新的舞台劇。

日生劇場共有二千三百五十六個座位,內部裝飾新潮而藝術化,音響設備極好,看不見麥克風,但聲音可以很清晰的傳到每一角落。中間有二十分鐘休息時間,大家排隊買食物,不爭先恐後,也不喧嘩,買好了就到旁邊的桌上去吃,吃完各人收拾乾淨,再魚貫進場觀劇,秩序井然。

別了,黃金假期

五月五日是我們離開東京的一天。上午起來收拾行李,中午到旅館頂樓咖啡廳點了一客炸明蝦三明治,喝果汁。座位臨窗,俯瞰下面景色,可以看見皇宮的淺綠屋頂,遠處富士山的白色山巔,好像懸掛在空中,東京實在有它迷人之處。下午一時半搭巴士去成田機場,辦好手續,還有時間,又去逛商店街及小吃。下午六時,我先登機飛舊金山,琤秅@直送到登機口,他則還得等三小時,搭夜機去西德。我在飛機上回想這一星期是日本人的黃金假期,又何嘗不是我們的黃金假期呢?人生在世,忙忙碌碌,能夠偷得浮生半日閒,千山萬水任遨遊,真是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方不負這短暫的一生。〔寄自加洲奧克蘭〕

原載美洲世界日報〈家園〉副刊(1984724-26日);二○○二年五月修訂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