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奧快哉遊

- 陶琤 -

琤肮偽豕茼閮怡保大石公司建設大型水泥廠,首先往西德考察水泥工程技術,並在兩個著名水泥工廠詳細研究。一路上遊覽各地名勝,留心當地生活方式。他從西德寄來的家書,已摘錄刊載「自由談」九月號。他在西德考察後,驅車遊瑞士及奧地利。今將瑞奧一路上的家書摘錄,投「自由談」十月號。──陶希聖識

飄然長征瑞士

八月四日,在西德新百空。我到波利舍士公司與有關部門主管舉行會談,檢討過去三週機器製造進度,及研究一些關於大石公司機器安裝的問題,中午,波利舍士公司請客。下午到玩具店給德興、若蕙、若昭各買玩具一件,包紮好寄回吉隆坡。

五日晨七時四十五分,開始我來德之後最長的旅程:七百公里遠征瑞士。頭一天我曾將汽車送廠檢查、加油、水。這天駕駛極為順利,波利舍士的華格納先生偕行。六星期前,波利舍士把車交給我時,負責保管此車司機對我說這車最快可達時速一六○公里,我從未試過如此高速。這天我驅車至波昂與法蘭克福之間的超級公路上,加足油門試了一程,跑到時速一五○公里時,車身已有飄然之感,那引擎雖有餘力,我不卻敢再加速了。

 瑞士蘇黎世湖畔

中午在法蘭克福的公路餐廳吃「自動餐」。所謂自動餐,真是名其實。一進門前先經過換錢處,顧客們便把鈔票換成五馬克、二馬克、一馬克的銀幣,及五角一角的銅板,然後進購買廳購物。廳堿O一排一排的自動購買機,從玻璃窗口可看到牛奶、咖啡、麵包、各色冷食及熱餐,還有啤酒、甜品、香煙等等。只須照標價把錢幣投入,即可得到所要的食品和飲料。如果零角子不夠,你可投五馬克或二馬克銀幣入換錢機換成小角子,華格納先生和我對這些自動機器頗感興趣。我們吃好之後,每人又各買不同的飲料三杯過癮。

一路上每駕駛一小時半,便停車休息半小時。我們當日下午四時半抵達德瑞邊境。關員們和氣地檢驗護照及車照之後,我們直駛瑞士大城巴朔爾(Basel)。

一進瑞士城市,有兩件事使我不慣。一是交通規則與西德略有不同,尤其是藍區(Blue None)內的停車規則頗為嚴格。一是瑞士人的方言雖是德語,卻摻有濃厚的鄉音,華格納先生是德人,也只懂得六七成,我更不用說了。這情形大約與我們湖北人到了廣東一樣,一聲「乜薄v使我們瞠目結舌。

當晚寄宿陶然飯店(Hotel Towring)。找地方停車大傷腦筋。找了許久,結果花了六法郎(合美金一元半),把車送入修車廠過夜。

六日,我們先過夏佛豪勝(Schaffhausen)到泰因庚水泥廠(Zementfabrik Thayngen)。廠長羅爾(Rohr)先生對我們的訪問,極表歡迎。他於百忙中帶我們到夏佛豪勝參觀萊茵河的起源地──歐洲最大瀑布之一的萊茵瀑布(Rhein Fall),並在瀑布旁的餐館吃飯。飯後又陪我們逛博物館,館中陳列有一個公元前三千五百年泰因庚人類模型,據說那是瑞士民族的始祖。〔八月十二日信〕

世界公園及其軍事制度

德國人嚴守紀律、工作勤奮、注重公德。他們從小接受嚴格的軍事教育,中年人沒有未曾當兵的。瑞士亦有自己的軍事制度,男子自二十歲起,每年要接受軍訓三星期,連續八年,然後隨時聽候政府召集,直至五十歲編入民防隊為止。他們的制服、刀等都在家堙A準備隨時動員作戰。

目前瑞士擁有正規軍五十萬人,噴射戰鬥機二三百架。動員起來,有超過一百萬的兵力,這個以風景及精密工業著名的國家在歐洲不是弱國。我實習的泰因庚水泥廠,廠長就是陸軍中尉,董事長是剛才編入民防隊的上校團長。當我去他們家堳臛X時,他們都把自己的槍、刺刀及裝備搬出來給我看,引以為榮。董事長蘇塔(Sauter)先生自稱他有三千天的從軍紀錄哩!

瑞士是世界公園,對於水泥廠的防塵設備,有嚴格的要求。它的水泥廠務須做到決不影響四居民的健康及破壞風景。泰因庚水泥廠對面隔一條馬路,就是克努爾食品廠,出產的紙包湯(Knorr Soup)暢銷全球,兩廠相安無事,是因為水泥廠絕對沒有任何汙染排放。馬來亞政府對於飛塵的規定亦嚴,所以我特來瑞士實地考察這一點,要研究他們的收塵設備的效率,作為大石公司工廠的借鏡。倘若台灣的水泥工廠也注重這事,將來亦可提供參考。現代的水泥工廠可以達到很高的清潔程度,你在廠堣u作,是不須穿什麼工作服,下班之後,也不須擦皮鞋的。

蘇黎世之遊與瑞士人的熱忱

八月六日,華格納回西德去了,我仍住在旅館堙A白天進廠實習,每晚進樓下餐廳吃飯時,餐廳堛澈人一一過來與我,握手招呼,令我感到無限溫暖。瑞士人比德國人似乎更親切,而且顯得誠懇而自然。

十一日,我駕車赴蘇黎世(Zurich)一遊。蘇黎世有一個很大的湖,湖邊風景極為優美。我帶著照相機沿湖拍照,正苦於無法把自己攝入鏡頭時,恰巧對面走來一位青年人,他似乎明白我的需要,便自告奮勇要為我拍照。我把照相機交給他,他替我照了好幾張相,相片背景一定不錯,等洗出來了再寄回家中看看。

那青年人是蘇黎世大學工程系的學生,對我極為友善,自我介紹名叫陸爾。他問我要到瑞士何處遊歷,我告訴他,我並無一定目的地,他乃熱心邀我同遊。當然我是求之不得的。我拿出地圖,請他選定一條路線,便一同跳上汽車,開始我們的行程。

我們向南走,走了一段山路,在巴爾(Baar)停車午餐,然後直駛魯桑(Luzern)。一路上景物美麗,高山的頂上還積有少許白雪,照耀眼簾。魯桑也是是傍湖而立的。湖上小帆船數以百數,是出租給遊客們玩的,我不善划船,沒有下船一試。魯桑附近的克利因(Kriens)有上山的吊車,可惜候車的人太多了,而時間有限,未能上去一行。據說坐吊車上達一八○○公尺的山頂,那一區的湖光山色可以一覽無餘。

我們回程取道Arth Zug,在夕陽之下,沿湖徐行,經二○○公里,返蘇黎世。在旅程中,羅爾問了中國台灣的情形,對於我們反攻大陸,撲滅共產主義的信心,表示無限的欽佩。下午六時,我回到旅舍,我們互留通訊地址,互道珍重而別。

瑞士青年人如此好客、和善、誠實、有禮貌。他們的生活沒有德國青年人那樣優裕,而工作與服務的熱忱是有過之無不及的。

日內瓦的古城

八月十七日,我坐火車去日內瓦。由火車上瞻望沿途的景色,更是詳盡。火車自蘇黎世出發,三小時半抵日內瓦。我在火車上午餐,飯菜可口,但價錢奇昂。

我在日內瓦,承國際勞工組織的朱葆真先生及在日內瓦大學執教的朱夫人熱烈招待,朱夫人是鄧昌明先生的二姐。昌明先生是經濟部駐馬來西亞代表,是我夫婦的好友。朱先生夫婦驅車陪我遊覽日內瓦湖、大禮拜堂、聯合國大樓、國際勞工組織大廈、日內瓦大學、紅十字會等處,都拍照留念。

次日,葆真先生請我到他們家堙A享受了一頓豐富的中國菜,由朱夫人親自下廚烹調。他們夫婦在日內瓦住了十四年,精通德、法、英語,在當地有很高的社會地位。餐桌上有位碧眼金髮的年輕小姐,朱夫人介紹說,她目前寄住在他們家學習法語和禮儀,以幫忙家事當學費。

日內瓦的人口不過二十四萬,位於湖邊。日內瓦地處歐洲大陸心臟地帶,交通四達,數世紀來為瑞士的國際都市。重要國際會議大抵在此地召開,所以它在世界上的聲望是高極了,但這地方並不是很大的。

我們到市中心最高處的「古城」一遊。古城的城牆沿著卡拉特里街巍然存在。相傳一六○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日內瓦為獨立而戰,此城被圍。當敵軍爬城進攻情勢危急時,城堛滌女們拿著一盆一盆的滾湯自城牆上潑下去,擊退敵軍。至今每年十二月十二日,日內瓦市民都熱烈慶祝這個取名Escalade的節日。古城下面是著名的「新廣場」,三面圍著藝術館、歌劇院、及音樂院。古城堛漲悁〝衎峞B教堂、街道,依然保持數百年前的原狀。據說政府曾明令,古城中的建築,堶悼i以隨意裝修,外觀則不得改變,以保存其歷史陳跡。

日內瓦湖邊一帶的街市,與古城恰好成為對比。湖邊是日內瓦最現代化,最熱鬧的商業區,街上行人擁擠,半數以上是遊客,亞洲遊客以日本人為最多。目前有一個香港旅行團自羅馬飛來,所以我在街上遇見不少的中國人。這堨i以看到各色的名貴鐘錶、珠寶、音槳盒子、新奇玩具。瑞士除了出口機器外,多靠這些東西賺外匯。我給德興買了一個六音鐘,給若蕙和若昭各買一個瑞士裝束的洋娃娃。〔以上八月二十三日信〕

瑞士人的家庭生活

八月二十三日整天下雨,泰因庚水泥廠員工組織旅行團預定赴亞羅沙(Arosa)遊覽,只得宣告延期。很可惜,我失去了參加旅行團,欣賞瑞士高山雪景的好機會。今日(二十四日)我到廠堨h給諸位同事辭行。數週相處,我們之間建立了友誼。他們聽說我要回西德去,都依依不捨。化驗室主任郝特先生(Halter)還送我一件禮物留作紀念。

郝特先生前天請我到他家吃晚飯。飯前他陪我到他栽培了七年的的果園堨h,摘新鮮的果子吃。這果園在他家的屋子後面,面積不大,種了不少的果樹,樹上果子有桃子、杏子、李子、梨子、蘋果、楊梅等。我每樣都摘一個嚐嚐,味道清鮮自不待說。晚餐的盤子埵酗j番茄、四季豆,也是果園自種的。郝特有四個孩子,大的女孩子十一歲,老二男孩九歲,老三女孩六歲,最小的男孩兩歲。他們的房子是自己蓋的兩層樓房,花了八千七百法郎,那是他半生的積蓄。郝特今年四十二歲,家庭生活雖是美滿,工作卻是辛苦得很。他一人負責全廠水泥的品質控制,早上六點四十分上班,下午六時才回家,有時品質出了毛病,就是半夜也要到廠處理。

郝特有自己的房子和汽車,生活檢樸極了。他一家的享受是一生的苦幹換來的,哪有一點兒僥倖?瑞士人沒有西德人那樣舒服,郝特就是一個實例。

我辭行時除了他送給我的禮物之外,還從辦公桌的抽屜堮野X一個紙盒,是他太太昨日特別去夏佛豪勝買來送給德順的。我打開紙盒一看,是一只木製的瑞士鄉間房舍的模型,屋頂可以掀開,堶悼i以放首飾和零碎東西。當我打開屋頂時,一陣悅耳的音樂自屋內播出,原來是一只精緻的音樂盒。我連聲道謝,我們握手而別。

董事長蘇塔先生昨晚也請我到他家吃飯。他今年五十歲,身體健旺,健談而頗為幽默。他說英語有時說不好,常叫他的太太是husband(丈夫),使我忍俊不住。他有三個兒女。大女兒嫁一位醫生,住在蘇黎世,昨天她帶了兩個三歲的孩子及四個月的小寶寶回娘家。蘇塔夫婦鍾愛得不得了。蘇塔把自己的錶拿給那四個月的男孩玩,那孩子接到這冷冰冰的東西,一到手便摔在地上。

蘇塔夫婦的大女兒曾在英國唸書,說得一口好英語。他們的二兒子現在空軍受訓,會駕噴射機,每次駕機練習,常在他家的上空兜圈子作態。三女兒今年十八歲,長得漂亮,電話特別多。我們吃飯和飯後談話的當兒,她已經有四五次電話,據說這還算是最少的一晚。蘇塔說:他現在是三女兒的電話接線生,但是這接線生是不許聽人家談話的。這位漂亮小姐前年曾在美國和西德交換學生的計畫之下,往美國紐約州讀書一年,所以說得一口流利的美國話,也學會了美國女孩子的那股活潑勁。有時半夜堙A她跟男朋友在花園堸蛜q,或者索性在電話堜M男朋友對唱,鬧得一家子雞犬不寧。蘇塔說,時代不同了,他管不著,只好把被窩蒙著頭睡覺,若是從前的時候,老媽媽是要拿掃帚趕人家出去的。

蘇塔從前是陸軍上校團長,去年退役。他客廳堭噩菑@幅奇突的軍事地圖,圖下吊著兩支雪茄,我左看右看也看不董。原來這幅地圖是他退休之前一日,他的部下合送的,上面畫著一些箭頭和各種符號,要他依照那些箭頭符號,譬如去到某樹便右轉,遇到某屋便倒退,從某路走上山坡便用鋤頭挖土……,來尋找他們送給他的禮物。他那日在山中做了兩小時苦工,才找到兩支雪茄。但是他的部下老早把一座大掛鐘送到他家去了。

今(二十四日)晚是廠長羅爾先生請吃飯。他是我在廠中實習三星期中,朝夕相處的伙伴。他是蘇黎世大學工科畢業的,在泰因庚廠工作已經十五年,由工程師一步一步升起來了的。他今年四十三歲,有兩個女兒,一個八歲,一個六歲,過著簡單、樸實而愉快的家庭生活。他的工作忙極了,泰因庚廠正在計畫建立一座日產七○○噸的新廠,所有技術人員都忙,路爾廠長更是沒有一時一刻不在忙碌中。但是他給我的幫助最多,任何資料,只要我問他要,他一定找出來。若是表格及生產數字,他都複印給我參考。不但如此,我送汽車入廠檢查,也是他先打電話給車廠約好時間,然後陪我送去,再用他的車送我回旅館的。這位對朋友如此熱心的工程家,與我頓成莫逆之交。工作之餘,我們常在他的辦公室堬嶀恁C我把自由中國的各種進步情形講給他聽,他留心靜聽。

我在這工廠堙A學習了最新式的一人控制立波式旋窯的技術。這種控制儀器是泰因庚廠工程師們自創的。現在西德也有幾處工廠採用同樣的裝備了。我研究電氣收塵機之外,也學習了這種技術。我從路爾廠長學到很多先進技術。飯後談畢,互道珍重而別。

在瑞士的三星期是我一生中值得紀念的一段時間。無論在工作上、學術上、朋友上或遊歷上,都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收獲。〔八月二十四日信〕

風馳電掣二千公里

昨日(八月二十五日)自瑞士駕車回西德,今(二十六日)晨首途奧地利。現在距慕尼黑百餘公里的小鎮午餐。波利舍士公司的漢尼(Paul Henning)先生同行。〔八月二十六日西德發明信片〕

今(二十六日)下午四時過慕尼黑。該城是德國第三大城市,人口一百一十萬。我們曾在市區內走馬看花。〔八月二十六日西德寄明信片〕

昨今(二十六至二十八日)兩天駕車共走一千餘公里,今晚十時到達威特斯朵夫(Wietersdorf)。今日上午十一時穿過奧地利,沿途盡是高山險崖,氣派雄偉,與德瑞景色又自不同。下午經盤旋公路,在叢嶺中行進,上至二四二八公尺的山頂。公路依山而築,一邊是雪峰、一邊是懸崖。景物迴出人寰,路程驚險無比。計全程二小時半。〔八月二十七日奧地利寄明信片〕

今(八月二十六日)再駕車五百公里,到達奧國第二大城英士布魯克(Innsbruck)。此城是冬季奧林匹克滑雪比賽的基地,風景絕佳。小住一夜,明日啟程重經瑞士境,後天轉入西德。我將在海德堡逗留二星期。〔八月二十八日奧地利寄明信片〕

我自八月二十五日由瑞士駕車出發,經巴朔爾回西德。二十六日途經司徒格Stuttgart──蔡司照相機廠所在地。又經慕尼黑赴魯爾朵夫(Rohrdorf)參觀一間日產二千五百噸的巨型水泥廠。二十七日進入奧地利,走盤旋公路,經過二四二八公尺的雪山頂,越斯比塔(Spital)及維拉哈(Villach)等奧國心臟地區,抵達奧國南部的威特斯朵夫,又參觀一間位居奧國第三大的水泥廠。二十八日取道聖懷特(St. Veit)通過十七公里長的山洞,沿佘拉湖(Zella See)奔馳。夜宿英士布魯克。二十九日再走另一條山路,過多爾博恩(Dornbirn),穿越德境之康斯坦茲(Konstenz)再入瑞境。三十日又回到德國,走普通公路尋多瑙河的源頭多瑙新根(Donaueschingen),通過世界著名的「黑森林」,至歐芬堡(Offenberg)才上超級公路,下午三時抵海德堡(Heidelberg)。全程費時六天,長途跋涉二千公里,在瑞士、德國和奧地利三國兜了一個大圈子。沿途所見,都是前所未見的景色。

我將在海德堡水泥廠考察十天,九月中旬赴柏林,月底返馬來亞。〔八月三十一日西德海德堡寄明信片〕

原載《自由談》第14卷第10期(196310月號);200210月修訂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