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德來鴻

- 陶琤 -

三小兒恆生為馬來亞怡保大石公司建設大型水泥廠,先往西德考察水泥工程,並在有名的水泥工程機械廠兩處實習。他從馬來亞吉隆坡乘飛機到西德新伯空,並遊各地風景,覽名勝,留心風土。一路之上,均有家書紀事。今摘記投「自由談」,承編者刊載於下。──陶希聖識

漢堡初旅

我於六月十四日晨起程來德。十四日中午曾在曼谷一遊。然後飛行十六小時。沿途曾在加爾各答、克拉蚩、開羅及羅馬小停。十五日晨抵法蘭克福,再換機來到漢堡,由傑卜生傑遜公司招待,寓漢堡最大的大西洋旅館。

十五、十六、及十七之三日均係假期,可盡興遊歷漢堡。昨(十五)曾到「自由談」雜誌上一位船長描寫衛洛門霍夫特(意即「歡迎角」)觀賞出入港口的船隻。今(十六)擬至海灘一遊。(六月十六日明信片)

特拉夫孟德海灘

今(六月十六)上午無事,我與同來的大石公司董事楊建興先生同上漢堡市街散步。因為今天是星期日,商店全部休息,只可自看,不能買。我們走到漢堡的百貨商店區,真是什麼東西都有,琳瑯滿目,美不勝收。德國的皮製品馳名世界,定價不貴,其他照相機、服裝用品等比香港略貴,比馬來亞便宜。

 特拉夫孟德的海灘,每到夏天前來游泳嬉水的遊客不計其數

十時半回旅館,傑卜生公司董事浦濟怡(Putziel)先生駕車來約我們去觀光。他載我們走超級公路到七十五公里之外的一個小海港特拉夫孟德(Travemunde)遊玩。這媦々Q年前還是一個漁港,後來逐漸繁榮起來。有輪船往來於北歐與德國港口之間。我們到時,剛剛看見一條貨船,載滿德產「國民車」(Volkswagen)出港。

特拉夫孟德擁有幾公里長的海灘,風景宜人,使這埵足偕~堡近郊有名的休閒勝地。我們的車預定一小時到達,誰知今天遊客蜂湧,在如此寬闊的雙線公路上,車子竟然走不動。一路上行行等等,二小時半才到達海灘。

這海港比起漢堡港,自然很小很小,但是它充滿了一種樸實的鄉村氣息。在岸旁停了兩艘小型德國軍艦,開放供人參觀,也擠滿了遊客。我們信步走到海灘,那兒佈滿了大布傘,擠滿了人,估計不下三萬人之多。汽車更是停滿各處。

我們在露天的餐座上,吃到新鮮野豬肉,其味鮮美。德國人做的雞湯,竟和我們湖北家鄉的雞湯味道差不多。

飯後轉往另一海灘。此處與東德接壤,一片沙灘被鐵絲網切成兩半。我們到交界處眺望一番,並拍照留念。只見東德那邊是瞭望塔密佈,死氣沉沉,不見人影。而西德這邊,紅男綠女,結隊成群,攜老帶幼在海灘上嬉戲。一網之隔,竟有天壤之別。

漢堡的中國菜

我們駕車至離特拉夫孟德三十多公里的麥倫特湖(Malente)邊休息,吃下午茶,散步湖畔。隨即驅車返漢堡,到達漢堡市已經是晚上八時半。

浦濟怡君提議嚐嚐中國菜,我們一同到中國飯店落座。侍者拿出德文菜單,我用廣東話叫他換中文菜單,那侍者聽我說廣東話,格外顯得親切。我點了冬菇雞丁、乾煎大蝦、蠔油牛肉、釀豆腐和三鮮湯,並叫侍者將刀叉換上筷子,還沏中國茶佐餐。這餐館在漢堡很出名,在慕尼黑、漢諾佛及杜塞道夫均有分號。廚師及茶房都是從香港來的,烹調工夫不錯。這一餐飯,大吃之下,只花了三十七馬克(合美金九元),比西餐便宜。(六月十六日信)

新伯空鎮的廠家

前在漢堡寄上一片一信,諒已收到。我和楊董事已於十八日(星期二)乘火車抵達新伯空鎮(Neubeckum)。德國火車因軌距較寬,故車身比台灣火車為大。頭等車廂內,每一對沙發隔成一間,走道靠一邊,全用玻璃門窗隔離。車速雖快達每小時一百公里,卻沒有什麼響聲,而且平穩無震動。

車行三小時,到達門司特(Munster)。與大石公司有合同關係之波利舍士公司幾位首腦,以及曾到過馬來亞的幾位工程師,在車站相接。我們下車之後,隨他們乘小汽車來到新伯空鎮。

十八日下午一直到昨天(二十一日)為止,我們在波利舍士公司會議廳堙A商討各種技術問題。公司各部門主管人員參加討論。昨天7舐乘會議結束,楊董事飛倫敦。我原原計劃乘此時往倫敦一行,因護照問題,四星期內未能解決,只得作罷。

這幾天,公司人員每餐陪我吃飯,每餐都很豐富,盤盤是肉。我四月間初到台灣,體重是六十公斤,離台時增到六十三公斤,如今是六十五公斤了。我相信歐美的工程人員每年有三星期小休假,每三年有三至六個月大休假,真有道理。我這幾個月來,在休假狀態中,吃得又好,所以體重增加五公斤。

我今天開始新的工作。時候是六月,德國天氣仍冷,早晚須穿大衣,室內還用暖氣。據說這堣C月是最暖和的,人們仍穿西裝外套;八月又開始冷下去了。現在六月晝長夜短,早上四時半,天就亮了,到晚上九時天才黑。

新伯空是一個小鎮,只有幾條街,清潔寧靜,較之大城市別有風味。市上各種商店也都有,汽車也很多。我買了一架可以裝在汽車上的小型收音機,下汽車亦可手提。我從此聽取英語廣播,不致與世隔絕了。

波利舍士是有一百年歷史的水泥機器製造廠,採用該公司的機器所建的水泥廠,遍佈世界各地。它的專利製造水泥方法,名曰「利波製法」(Lepol Process),是目前最理想的方法之一。此方法之發明者是德國人利勒博士(Dr. Lellep),他的方法在歐洲由波利舍士公司取得使用權,在美國則由亞利斯強北公司(Allis Chalmers)代理。亞利斯公司在日本與神戶製鋼公司合作,曾供給台灣機器多套,包括嘉興、亞洲、台泥竹東等水泥廠;波利舍士公司則供給台灣水泥公司高雄廠一套機器。亞利斯和波利舍士兩家公司的機器效能差不多,後者的價格比較便宜。(六月二十二日信)

萊茵河畔

六月二十九日(星期六)無事,我偕化學工程師郭銓欽君駕車赴杜塞道夫(Dusseldorf)一遊。

三十日與德國友人同到萊茵河畔渡週末,在餐廳吃鹿肉。陽光普照,氣候溫和。(以上明信片)

德國人的生活方式

我來德國,不知不覺已經一個月了。在這一個月中,除了工作以外,我訪問了許多德國友人的家庭,又駕車遊歷了許多城市及名勝。我認識了德國人的生活方式。

他們生活嚴謹而有規律,熱愛家庭,注重室內的佈置及氣氛。不論他們的收入如何,都很細心把家塈G置得有條理,很溫暖。客人一進門,會感覺到每一件傢俱、每一項裝飾,都好像含有主人的情感在內似的。當我第一次到一位學文學的營業部主管家中晚餐時,被他們客廳媄應N氣氛吸引住了。第二次我赴一位工程師的晚宴時,我發現他家媢鴭鬊應N的愛好,似乎比前者更勝一籌。

他們都極喜歡東方物品,許多德國朋友家堻ㄠ齒酗什磢漁c燈或畫,或是酒櫃堜騊菑@二只中國瓷飯碗或四川式的蓋碗茶杯。好友柯伯蘭(Koblenz)把我三年前送給他的台灣製的牛角帆船放在客堻怍顯的地方,以示他的珍惜。這次我再送他一幅繡畫時,他高興得不知應該把它掛在什麼地方才好。最後他把牆上釘著的一只瓷盤取下說道:「這地方改掛中國繡畫,那盤子給兒子拿去喝湯好了。」在座客人大笑。

波利舍士的董事普新(Prusing)家堛熙秦]一只銀製的水煙袋,上面刻著「民國二年上海製造」的字樣,是他父親當年為上海一家水泥廠建廠時買的,他家一直以為這東西是吸鴉片用的,我解釋給他聽,他才知道這東西不是煙槍。我拿紙捲了一支「紙撚子」,又把水煙袋裝了水,為他表演水煙袋使用法,可惜洋紙撚不大點得著。幼時在重慶,常為祖母用紙撚子點水煙,如今事隔二十年,不料這回遠在西德表演這一手法!

卡塞爾的牆紙

波利舍士公司為我預備一輛汽車代步。我最初以為是一輛德國「福偉牌」小車(即「國民車」,簡稱VW)。誰知三星期前我去取車時,才知道他們給我一輛大型的「賓士」,真叫我受寵若驚。這車給我的助力太大了,現在我靠它馳騁於德國的超級公路,今後還要靠它旅行瑞士及奧地利。

上週未,我與同事郭銓欽君駕車到二百公里以外之卡塞爾(Kassel)遊歷。卡塞爾以三件事著名:一是韓歇爾工廠出品的火車頭,二是畫廊中珍藏的連伯朗(Rembrandt)的畫,三是牆紙陳列館。這堜~民都記得美國獨立戰爭時代,佛德烈二世曾借兵一萬三千名給英國,協助作戰,佛德烈二世的先人威廉八世就是卡塞爾畫廊的創始人,那是十七世紀的事。德國的房屋內,大都用糊牆紙裝飾牆壁,牆紙陳列館內,陳列了各式各色的牆紙,有秩序地排列著,以表示其數百年來的歷史發展。

最早的牆紙是用手繪的,直至一七五○年才開始有長捲紙。館內並藏有維多利亞時代的牆紙,及十九世紀末的法國風景畫糊紙。

韓歇爾工廠的火車頭,因為星期日停工,無法進入參觀。

我們選擇了卡塞爾作為我們第一個專門遊歷的城市,是因為從新伯空到那兒,不必通過超級公路。德國超級公路貫通全國,是汽車旅行的主要幹線。過去兩星期,我為了公事,在超級公路上走了六七百公里以上。我覺得公路上每小時一百三四十公里時速的馳騁,固然有其特別令人「過癮」之處,沿途風景也有吸引人之處,但是一方面大開快車,使人精神集中,目不斜視;一方面沿途景物一幕一幕向後飛行,根本看不清楚。駕車行走普通公路,可以隨心所欲,開開停停,細心欣賞路邊的風景。

今天(七月十四日)的韓國朋友同遊門司特,也走普通公路。下星期三,將赴漢諾福(Hannover),因為我在新伯空這個工廠的實習工作預定下星期二結束。(七月十四日信)

日耳曼尼亞水泥廠

 作者攝於漢諾福日耳曼水泥廠

今(七月十七)日上午,駕車一百五十四公里,到達漢諾福。先到日耳曼尼亞水泥廠(Zementfabrik Germania)拜望。這廠規模宏大,已有八十年歷史,汰舊換新,擁有最新的裝備。我預定在這工廠實習一段時間,住在市中心的幾爾特震夫旅館。三星期後將轉瑞士一遊。(七月十七日明信片)

我每日在工廠實習,早去晚回。工廠在二次大戰時期全被炸毀,四年前重整一番,採用自動化控制儀器指揮生產運轉,如今已成為德國裝備最新的水泥廠之一,每日產量一千三百噸。此廠的人事管理方法,特別值得我們借鏡。

兩星期前在西德時,我到瑞士、奧地利兩使館辦理簽證,使館人員都是那樣客氣,除了填寫一張表格之外,無須任何續,立刻在護照上蓋印簽字。我持中華民國護照,至此備覺欣然。(七月二十四日信)

策里王旗上的英國國國徽

今日(七月二十八日)是星期日,我來到策里(Celle)古城遊歷。這座古城的博物館有許多十六世紀至十八世紀德國與英國兩個王室錯綜的陳跡。我對此段歷史不甚詳悉,但極有興趣,策里王旗之上,有英國國徽,在我眼堿O一項奇特之事。

范生五弟的成功是值得慶幸(按范生在美鹽湖城猶他大學試驗粘滯性液體冷卻方法,獲得成功)。我還有一星期就要到瑞士去。(七月二十六日明信片)

立志努力工作望有所成

我畢業台灣大學己是十年了。我的事業好轉,不過最近幾年之事。從台大工學院畢業,又在鳳山受過軍訓之後,我在基隆台昌公司工作,每月薪水台幣七百元,每日工作十二小時以上,還要受上司的氣,當時我心媟Q著,這一輩子就算完了。後來工作有些成績,被派至高雄左營為建台公司建廠,最初甚是惶恐,不知自己能否勝任。所幸工地師傅及工人都能合作,工作順利進行。完工之日,我搭夜車回台北,帶著一瓶水泥,真是粒粒都是心血的結晶。

曾有一度,到南港為大陸工程公司裝機器,裝到一半,公司突然改派我至楊梅啟信公司裝機。我很失望,加緊努力工作,結果啟信工廠比大陸先開工,博得公司的讚賞。我把獎金二千元的一半分給工人,酬答他們的合作。我的收入加到每月台幣二千四百元,但夫婦二人加兩個孩子,仍不夠用。

四十七年,我為馬來亞工礦公司設計一個小型水泥廠。一年之內,日夜繪圖,至七百多張,以致疲勞過度,大病一場,在中心診所,幾乎無救。經醫生團隊追查病源悉心治療,父母為我禱告,始漸漸痊瘉。

我設計造機,隨機到馬來亞,先裝置該小型廠,然後擴建成中型廠。在中型建廠時,與德國水泥工程師共同工作,相交亦深。四年之中,不敢告勞。然馬來亞工業界對於台灣大學學生的吃苦耐勞,與工作成績,寄予甚高之信任。從此台大同學相繼到馬服務者,不下十家。

現在由工礦公司轉入大石公司,為了建築怡保的大型水泥廠,來到西德考察實習。我自覺即以水泥工程一門而論,亦與一般學術一樣,學然後知不足。我是一個勞碌命,只是一口氣向上。這次西德之遊,不過是一個短時間,返馬之後,又要重新苦做苦磨,才能獲得一些成就。今後三年的中間,將更無一點休息。惟願這三年心血和汗不至白費。如有代價,那仍然是學識和經驗上的進步。(七月三十一日信)

來到瑞士

今日我駕車來到蘇黎世(Zurich),至湖邊休息並拍照。下星期將往日內瓦一遊。(八月十一日明信片)

原載《自由談》第14卷第9期(19639月號);200210月修訂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