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序

 

筆者服務於國內外工程界40餘年,1997年退休後,開始從事有關個人經歷的寫作,主要投稿對象為台北《傳記文學》雜誌和北美世界日報副刊(聯合報系)。20013月出版第一本書《「高陶事件」始末》(台北成文出版社;大陸方面目前正籌印中),2002年出版第二本書《椰風蕉雨話南洋》(香港明報出版社)。前者敘述抗戰初期父親隨汪精衛往上海參與對日和談的前因後果,以及父親脫離汪組織後,九歲的筆者隨兄姊逃離上海的的親身經歷;後者為筆者居住南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25年從事建設及營運水泥工廠的工作記錄與生活回憶。

這本書收集筆者夫婦多年來所寫、大部分已經發表的一些雜記,依性質分別收入遊記篇、人物篇、懷念篇及論述篇之中。在各篇之前,除了〈書生論政而猶是書生〉為紀念先父希聖公一生的學政歷程之外,特別收入史學家何玆全教授的〈從中國社會史論戰說到食貨雜誌〉(已發表於大陸期刊)、唐德剛教授20014月寄給筆者的〈「高陶事件」讀後感〉(已刊載於同年8月《傳記文學》471號),以及摯友同修馬盛家兄於198411月與先父對談中國宗教的訪問記〈從歷史觀點看中國多元宗教之演變〉。這三篇文章,可說是三個不同背景、不同關係的人,從三個不同角度對先父學術、政治與宗教思想的再審視。

《遊記篇》中,收集筆者1963年在德、奧、瑞水泥工廠實習期間所寫的家信(曾發表於台北《自由談》雜誌),和內子劉德順寫於19691984年的兩篇遊歐洲及東京的遊記。

《人物篇》所描述的,包括與筆者曾有一面之緣的黨國元老陳布雷先生和他的女兒陳璉,在南洋追隨有年同辦水泥工廠的故李良榮將軍,從未晤面的《傳記文學》故社長劉紹唐先生,以及德順的金陵女大學姐許希齡女士的丈夫、抗戰早期的空戰英雄劉粹剛先烈。

《懷念篇》中的人和事,包括先父母、先岳父劉光炎公、先伯父述曾公、先姐琴薰,以及筆者少年負笈於斯、終生受益的重慶南開中學。

〈驪珠之死〉是先父七十歲那年所寫,關於母親嫁入陶家之後因頭兩胎都生女兒,而備受姑婆歧視虐待的一篇血淚史。我們的親姐姐驪珠,在那重男輕女的封建大家庭之中,默默地生存了短短的三年。這是我家家史中最悲慘、最不忍卒顧的一段往事。文中所有第三人稱的人物,都是真人,所述的情節,都是真事。

〈我的叔父陶希聖先生〉是堂兄鼎來為拙著《「高陶事件」始末》大陸版(湖北人民出版社)所寫的序。鼎來哥幼年在上海唸小學時曾住我們家,珍珠港事變我們全家困陷香港之時,他是隻身在西南聯大求學的琴薰姐唯一的精神支柱。他在文中詳述當年「高陶事件」發生後內心的感觸。

《論述篇》包括三篇有關台灣早年極富盛名的文星書店和文星雜誌的文章。筆者於2001年在舊金山灣區曾與高齡八十的文星創辦人蕭孟能兄促膝長談多次,對於文星的崛起與殞落,以及六十年代中、青兩代之間展開「中西文化論戰」的來龍去脈發生興趣,因而成文。

筆者生於1931年九一八之前,七歲時盧溝橋事變發生隨父母逃離北平,九歲時歷經艱險從上海逃往香港,十歲時珍珠港事變爆發港九陷日,隨難民隊經雷州半島逃至桂林,1942年夏到重慶唸高小(兩湖儲材小學)及初中(南開中學)。1945年抗戰勝利,翌年復員南京進高中(市立第一中學),1948年底,國共內戰國軍徐蚌(淮海)戰役失利,國府退守台灣,我們一家前往香港短住半年即遷居台北。1953年台大機械系畢業軍訓結業後,在基隆、南港、左營、楊梅等地工作五年,1959年被派南下馬來西亞安裝及管理水泥工廠,自此留居南洋發展。1984年結束印尼工作移居美國,嗣後多次受邀為大陸水泥界提供技術諮詢。1988年應聘返台主持工程顧問公司九年,至1997年退休回美。往事如煙,細細數來,碌碌歲月竟是一篇「生於憂患,半世奔波」的播遷史。

謹以此書紀念親愛的嚴父慈母,並獻給關心和愛護我們的親朋好友。

          陶琤20032月于舊金山

 

[Close]